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百合]保镖难撩_我以暗夜突击队长的名义向你保证,一定会带她回来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都市言情 > [百合]保镖难撩 > 我以暗夜突击队长的名义向你保证,一定会带她回来

我以暗夜突击队长的名义向你保证,一定会带她回来

    一大早孙姨就做好了早饭,宋韵下楼没看到夏璇,只看到桌上的早饭还在,她估计是夏璇还在赖床,看了看时间,转身上了楼。

    敲门没听见声音,也没看到人来开门,宋韵直接开门走了进去,发现床上的人用被子盖住整个人,走过去拉了拉发现里面的的抓着被子不放。

    “怎么了这是?”宋韵住在床边问道。

    夏璇躲在被子里不说话。

    “没事你把自己捂在被子里,想捂死自己吗?”宋韵说着用力一把掀开被子:“我的天!你这是怎么了?被人打了?”宋韵惊讶的看着双眼肿的通红的夏璇,有些不敢不敢相信。

    “没有。”夏璇转身拉过被子,又将自己盖住。

    “到底这么了?”宋韵提高了声音问道。

    “我失恋了,不行嘛。”夏璇猛的揭开被子坐起来,看着宋韵“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大声道:“她不要了我了,她不要我了……她不要我了……”

    “啊?”宋韵看着夏璇愣了一下,想起这好像是夏璇第一次谈恋爱。

    “我那里不好?那不合适了?她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就那么差劲吗?”夏璇一边哭,一边抹眼泪。

    宋韵看着,赶紧拿过纸巾替她擦眼泪:“好了好了,不哭了,她不喜欢你是她的问题,不是你的错。”

    夏璇哽咽着说道:“小妈,我好难过。”

    “不难过,不难过。”宋韵抱着夏璇安慰道:“不哭了,咱们先下去吃饭,一会还要上课呢。”

    “我不要去上课,不要去。”

    “乖,听话,一会你爸就回来了,难道你想让他看到你这幅样子?”说着拉起夏璇推走到浴室将她推到镜子前指着镜子里说道:“第一次失恋谁都会难过,可不经过这关你怎么能遇见更好的呢?”

    “我不要遇见别人,我就要她。”

    “好好好,就要她,就要她。”宋韵拍了拍夏璇的肩膀说道:“先洗脸刷牙,我在楼下等你。”

    夏璇点点头,拿货牙刷开始刷牙。

    楼下餐厅里,宋韵看着手机,她在想要不要给阮青打电话,一开始她是根本不同意两人在一起的,可夏璇的一再坚持,她选择了同意,她还想着怎么跟夏辅说,却没料到她们这块就分手了,并且还不是夏璇提出来的。

    最终她还是打了这个电话,她觉得不管怎样她还是的问清楚。

    夏璇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整个人没精打采的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也不说,早饭更是没有胃口。

    宋韵看着也没说什么,只是给厨房的孙姨说让把早饭装起来,让夏璇带到学校去吃。

    “早饭带着,要是饿了记得吃,司机已经在外面等你了。”

    夏璇拿过袋子背着书包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出了门。

    看着车子离开别墅大门,宋韵才回到屋内。

    另一边小区里阮青运动完回来,正在收拾东西就接到宋韵的电话,让她过去一趟,本来她想在电话里说辞职的,可一想这样不礼貌,觉得还是去一趟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宋韵在家里以为阮青会先来,却没想等到了却是风尘仆仆提前回家的夏辅。

    “你那么提前回来了?”宋韵看着进门的人,上前惊讶的问道。

    “是啊。”夏辅拿过手里的箱子递到宋韵面前笑道:“给你两买个礼物。”

    宋韵接过来没看放到一旁,拉过夏辅坐在沙发上到了杯水端过去:“坐飞机累了吧,喝口水。”

    “还行,坐的是梁总的私人飞机。”夏辅接过杯子喝了一口,说道:“要不咱们也买一架,以后你跟夏夏出门玩也方便,哎,对了,说起来怎么没见听见那丫头声音?”

    “她今天上学,你要不要上楼休息一下?”

    “不用,我不累。”

    宋韵看了看,笑着走过去坐在一旁笑道:“老公,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嗯?什么事?”夏辅看着宋韵问道。

    宋韵想了一下,开口道:“你女儿最近可能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夏辅一愣问道:“为什么?被人欺负了?”

    宋韵摇头:“是谈恋爱了?”

    “谈恋爱?”夏辅立马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声道:“跟谁谈?她才多大就谈恋爱,心情不好是不是那个男的欺负她了?那男孩叫什么?是做什么的,父母是做什么?今天多大?”

    宋韵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男人啥都好,就有一点,是个女儿奴,夏璇就是被她给惯得。

    “说啊,那男孩是谁?”夏辅解开西装扣子,挽起袖子,一副要凑人的架势。

    “那个……不是男的,是个女的。”

    “什么?!”夏辅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分,挽袖子的手停在半空。

    宋韵像是豁出了,深呼了一口气说道:“就是您给她雇佣保镖,不过今早你女儿哭的十分伤心,说是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