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百合]保镖难撩_那肯定比她好_聚缘书屋

那肯定比她好

    夏璇没想到任彤彤回来看她,她刚看手机看饿了,准备打电话问中午吃啥,就看听见敲门声,任彤彤探出头朝她笑。

    “你怎么来了?这么远的地方。”夏璇知道这隶属于军区医院,离市中心有些距离的。

    “再不来就该出院了。”任彤彤放下手里的盒子坐在一旁笑道:“本大小姐亲手给你做的蛋糕和点心,尝尝看。”

    “正好我饿了。”夏璇笑着打开盒子拿出一块点心尝了尝问道:“你怎么想起学甜点了?”

    任彤彤放下包说道:“还不是因为你开了民宿,味道怎样?以后在民宿里卖怎样?”

    夏璇吃着点头:“不错,好吃。”

    “那是,我可都是跟大师学的。”

    “大师?男的吧。”

    “你怎么知道?”任彤彤睁大眼睛看着夏璇。

    “我就乱猜的,不会是真的吧?”夏璇吃完捏起另一块点心吃着。

    “是又怎样,只要点心好吃就行了。”

    “也是。”夏璇继续吃着点心连连点头。

    任彤彤看着夏璇吃东西,说道:“你慢点吃,给你家小姐姐留点。”

    夏璇手一顿,她想起来她还没告诉任彤彤她和阮青分手了。

    “干嘛?舍不得?”

    夏璇摇头风淡云轻的说道:“没有,我们分手了。”

    “啊?分手?怎么可能,你那么喜欢她,恨不得将自己当做挂件时时刻刻挂在她身上,怎么可能会分手。”

    “真分手了。”夏璇垂眸说道:“她提的。”

    任彤彤本来想着,可看到夏璇失落的样子,没在笑了认真的问道:“为什么呀?你不是说当初是她提出要跟你在一起的吗?怎么又是她提出的分手?她这是跟你玩呢?什么时候军人也可以这么拿敢情开玩笑了?”

    夏璇失笑一声说道:“当初她说的是试试看,真的只是试试而已,再说了在她眼里我只是个会给她添麻烦的人,没必要再在一起。”

    “……”任彤彤有些无语了,看着夏璇笑着安慰道:“没事,这世上那么多女人,你喜欢什么样的不好找,非要找她那样的,整天板着脸,也没啥好的,改天我给你找。”

    夏璇听着笑了起来,说道:“好啊,那你打算给我找什么样的呢?”

    “那肯定比她好。”

    夏璇听着笑了起来。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病房门的突然开了,两人都戛然而止的望着门口的人。

    夏璇看着两天未出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人愣了愣。

    阮青离隔着都能听到笑声,推开门就看到床边上任彤彤站着在笑,夏璇坐在床上让拿着点心吃的满床都是。

    “给你带了午饭,点心留到下午吃。”阮青走过去将手里的饭盒放到桌上,拿过夏璇手里的点心放进盒子里盖好。

    任彤彤现在身后看着有些懵了,看不懂了,这是什么情况?不是分手了吗?这人是谁?

    夏璇看着尴尬的笑笑,问道:“彤彤你吃不吃?”

    “不吃。”任彤彤看着阮青,将她从头到尾的盯了一边说道:“你不是跟我家夏夏分手,不要她了吗?怎么还给她送午饭?”

    阮青看了看任彤彤没说话。

    任彤彤看着阮青不说话,走到夏璇面前笑道:“夏夏,咱们可说好了,出院了我就给你介绍一堆优秀的对象,到时候你选,想要那个就要那个。”任彤彤说着故意侧眼看看阮青提高声音道:“她们不会动不动就说分手,比某些人好多了。”

    阮青听着,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又继续将碗里的饭到在小碗里。

    夏璇知道任彤彤这是气不过在开玩笑:“等我出院再说吧。”

    任彤彤看着夏璇,有些嫌弃的摸了摸她头,拿过桌上的纸巾擦了擦说道:“那我先走了,你先吃饭。”

    “这就走了?”夏璇看着走去床边的拎包的任彤彤。

    “对啊,不走闻你病房里的臭味么。”

    “臭味?”夏璇吸了吸鼻子:“没有啊?不臭啊。”

    “废话,你每天都待着能闻的到才怪。”任彤彤走过去抽出一张纸巾在夏璇头上抹了一把,放到夏璇鼻子前:“你闻闻看?”

    夏璇小心的闻了闻,立马皱起眉毛来,她从进医院到现在就洗了两次澡,还是她要求的,不然现在更臭。

    “你这头,还有着身上几天没洗了,都馊了。”任彤彤撇撇嘴从包里掏出一瓶香水扔到床上:“送给了,刚买的。”说完领着包快步的出了门。

    阮青看着任彤彤出了门,跟着上去就把门关上了。

    夏璇饭都不吃了下了床就去了卫生间,站在镜子前照了照,转身出了门。

    本以为夏璇出来,是要吃饭,没想到她先是拿手机,翻了一会拔了个电话过去嘴里说道:“喂,你好,我定一间房,对,大床房,一个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