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百合]保镖难撩_番外2结婚_聚缘书屋

番外2结婚

    跟家里说完了要去注册结婚,没想到都表示支持,还说早该结婚,拖这么久。夏璇突然意识到她爸喜欢阮青比喜欢她还多,并且还亲自给阮青父母打电话说了结婚的事情,那语气听着就像她没人要一样。

    晚上回到家里,看到灯亮着,门口放着一双黑色的皮鞋,夏璇看着边换鞋边朝屋里喊道:“我回来啦。”

    听到声音阮青从屋里出来看到夏璇问道:“吃饭了吗?”

    “嗯,吃过了。”夏璇走过去抱住阮青亲了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来回来的?怎么也不跟告诉我。”

    “才回来没几分钟。”

    夏璇笑着搂着阮青的脖子说道:“我小妈问咱们结婚要不要办婚礼,我说要跟你回来商量。”

    “那你想办吗?”

    “这个我也在想,办婚礼费事累人,可不办的话就收不到钱。”夏璇请叹了口气看着阮青道:“我爸给你爸妈打电话了,说了咱两结婚的事情。”

    阮青点头:“我知道,她们给我打电话了,说了我一顿。”

    “嗯?为什么说你?”

    “说我瞒着她们结婚的事情,还说要给你准备东西,让我问你喜欢什么。”

    听着阮青的话,夏璇一直看着她笑。

    “笑什么?”

    夏璇抿了抿嘴说道:“好想知道你当初是怎么让叔叔阿姨同意咱们的,可你一直都不告诉我。”

    阮青浅浅笑道:“都过去这么久了,还问呢。”

    “想知道嘛。”夏璇缠着阮青撒娇道:“你就告诉我嘛。”

    阮青想了一下,说道:“谁让是你呢,她们只是让我别后悔就行。”

    “真的吗?就这么简单?”夏璇有些不信。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阮青拍了拍夏璇的腰不想再说这个话题:“都在一起了,就别问以前了,快去洗澡,我去收拾明天需要带的东西。”

    “好吧。”夏璇没再问,撇撇嘴去换衣服洗澡。

    看着夏璇的背影,阮青想起当初跪在地上求父母同意的事情,她不想跟夏璇说,她怕她多想,不过还好坚持下来了。

    .

    机票定的中午,早上吃过饭,阮青就带着夏璇提早出门去了机场,坐在机场的VIP会议室里,夏璇拿着手机无聊的再玩游戏,阮青在一旁看着,直到死了几次之后夏璇就没了兴趣,直接就不玩了,靠在阮青怀里求安慰。

    “不玩了不玩了……死的总是我。”

    阮青看着手机上未关上个的画面说道:“人家打你,你不打回去,转身跑什么?”

    “我就怕死才跑的,不跑死的更快。”

    对于这种无聊的网络游戏,阮青之前见过部队里有人放假时玩过,没想到夏璇也喜欢玩。

    “你手机好像叫了。”夏璇指着阮青的裤子口袋说道。

    阮青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名字,是视频电话,蹙了蹙眉接了起来。

    视频一接通,就看到那边几个人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说道:“队长队长,听说你要结婚。”

    “还是去国外,那会度蜜月吗?”

    “嫂子呢?怎么没看到?”

    阮青听着视频里的人说话,抬手看看手腕上的表说道:“我结婚,你们这么激动。”

    “当然激动了,我们你还给你准备了礼物,等你回来给你。”

    夏璇在一旁听着,悄悄的看了看,发现她们没有在宿舍而是在外面,身上还穿着训练服。

    “礼物就算了。”阮青看了看视频说道:“新选的那批人,给我训好了,不然……你们知道的。”

    “保证完成任务。”

    “挂了。”阮青看着里面的人还想说什么,无情的点了挂断。

    夏璇看着挂断的电话,说道:“她们好像还有话跟你说。”

    “都是没用的话。”说着拿过一旁的水拧开递给夏璇道:“喝点水,一会该上飞机了。”

    “噢。”夏璇拿着水瓶喝了一口,看着阮青问道:“你们部队的新兵有没有好看的?”

    “没注意看。”

    夏璇拧上盖子,凑到阮青身边眯了眯说道:“我好像还没问过你,你以前有没有喜欢过别人。”

    阮青听着拉着夏璇的手说道:“没有。”

    夏璇蹙眉有些不信:“真没有?你们部队就没有那种长的漂亮,性格温柔的女孩子招你喜欢?”

    “没有。”

    没有听到想知道的答案,夏璇觉得有些没意思,继续靠在阮青身上等飞机。

    每次出门坐飞机出国玩,只要到了安检处,夏璇就会有些不开心,她的不开心来自那个扫过阮青身上就会一直报警叫的东西,这也是她们为什么会每次提前来的原因。

    坐在长椅上,等着阮青从房间里出来,这个过程是很漫长的,第一次跟阮青出国时她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