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百合]保镖难撩_番外_聚缘书屋

番外

    从注册结婚以后,两人在举办了一场婚礼,婚纱是夏璇亲自设计的,阮青则是穿着军装,那场婚礼的奢华程度程度让人惊叹。

    那场婚礼婚庆界刮起了不小的风波,有钱的要照着那样的婚礼办,没钱的只是看看,暗暗的羡慕。

    结婚二年后,夏璇的工作室渐渐成熟起来,而她独特的设计成为了设计圈内炙手可热作品之一,甚至还有明星专门点名要穿她设计的衣服,最终她创建了自己单独的品牌,工作室也变成了公司。

    晚上从公司出来,夏璇惊喜的发现门口停了一辆车,车牌是她家的车牌,下一秒她都已经跑过去拉开车门上了车。

    要说结婚之后的变化,那就夏璇变的成家成熟独立了,要说没变的还是更以前一样见了阮青就变的跟小女孩一样手舞足蹈的扑过去要抱要亲。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阮青抱着夏璇轻声道:“休假三天回来看看你,吃饭了吗?”

    夏璇摇头:“没有。”

    “那带你去吃饭,想吃什么?”

    “都行。”

    阮青摸了摸夏璇的脸,启动车子离开。

    熟悉的餐厅里,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但大部分都是夏璇再说,阮青在听的。

    “啊,对了,明天你陪我去一趟医院。”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阮青盛了汤放在夏璇面前担心的问道。

    “不是我。”夏璇喝了口汤笑道:“是彤彤,她不是才生了孩子嘛,我最近都在忙,明天没事想去看看。”

    “好。”

    .

    第二天一早,阮青早早的起来做好早餐,去卧室看到夏璇还睡着,走过去拉开窗帘捡起地上的睡衣和内衣内裤扔到篮子里,从柜子里拿了一套新的出来放在床上,趴在睡着的人耳边轻声叫道:“该起床了。”

    夏璇蹙眉睁开眼看看,又将头埋在被子里。

    阮青拉开被子,只露出夏璇的头:“快点起来了,不是还要去医院吗?”

    夏璇看着阮青许久说了句:“你以后还是在部队别回来了。”

    “为什么?”阮青记得以前她都是缠着不让走的。

    “因为你每次回来折腾我,不是说部队每天的训练都是超负荷的吗,怎么你还有精力回来折腾我。”夏璇说着蹙着眉毛撒娇道:“腿酸,腰酸,不想动,累。”

    阮青伸手从被子里报出夏璇做起来拿着一边替她穿着一边说道:“我是说超负荷训练,可没说是我超负荷训练。”

    夏璇一听不乐意了,抬手享受这阮青伺候说道:“骗子,军人还骗人。”

    “你这罪名安的,昨晚我可是说过让睡觉的,是你一直不愿睡还故意调戏我。”

    夏璇没说话,搂着阮青的脖子佯装生气道:“抱我,不然我不起。”

    “好。”阮青拦腰抱起夏璇朝浴室走去。

    吃过早饭收拾一番,两人出了门,夏璇提前买好了礼物放在车里,那些手机给任彤彤发了信息告诉她一会过去。

    阮青在启动车子,从地下停车库出来的时候听到夏璇在和任彤彤说再见。

    “我跟彤彤说让她女儿认我做干妈,她不愿意还说我带坏孩子。”

    阮青看着前方的路轻声道:“她更会。”

    夏璇笑了笑,她知道阮青嘴上不说,但心里一直对任彤彤有意见,当初任彤彤说要给她介绍对象,她以为只是随口一说,没先到还真给她弄了一堆女人的照片,甩到她面前让她挑,这件事弄的阮青一直心有不爽,只不过她们注册结婚后任彤彤就没再提过了。

    开车到了医院,阮青拎着东西,牵着夏璇上了楼,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里面任彤彤正在抱着孩子哄着,夏璇笑着敲了敲门推门进去。

    抱着孩子看到夏璇,再看到身后跟着人,任彤彤笑道:“你们来的可真巧,她可刚哭完。”

    “是吗?我看看。”夏璇放下包过去,看到小小一点点的人睁着眼睛,四处张望,白白嫩嫩的。

    “整天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任彤彤看着怀里的孩子笑着,

    “真可爱。”夏璇看着摸了摸嫩嫩的小脸问道:“起名字了吗?叫什么?”

    任彤彤一听,叹了口气说道:“别提了,因为这个名字我哥天天都不睡,恨不得找个大师过来给算。”

    “啊?那你们每天怎么叫孩子?”

    “叫豆豆,我哥说孩子刚生出来的时候丑的要死,就跟个土豆一样难看。”

    “土、土豆?”夏璇听着不禁有些无语,一个女孩子叫土豆,这长大了该气死吧。

    “是啊。”

    夏璇笑着低头看着任彤彤怀里的婴儿说道:“小豆豆,可要乖乖长大呀,你妈妈生你可不容易。”

    任彤彤听着,抱着孩子说道:“真是九死一生。”

    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