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救赎的正确姿势_第26章 小奶狗_聚缘书屋

第26章 小奶狗

    司献春意识到自己的帷帽掉了, 下意识地凑近了顾蜜如,想要藏到顾蜜如的身后缩起来。

    他手中的拐杖都掉在了地上,肩背也微微佝偻了起来, 不敢抬起头。不敢去看这些人的眼神, 也不敢去听这些人都在议论什么。

    这一幕仿佛是小时候他被哥哥弟弟骗上街,而后扔在街上的那种噩梦重演。

    司献春甚至觉得,下一刻,就会有人开始朝着他丢东西, 那些东西丢在身上都很疼,他曾经躲到了巷子里, 也没能躲得过。

    而现在司献春最害怕的, 并不是会被人丢东西, 而是那些东西可能会砸到顾蜜如。

    司献春想,顾蜜如不应该遭受这样的待遇, 她不应该被自己牵连。

    因此余光中有人抬起手的时候,司献春下意识的反应是甩开了顾蜜如的手,然后和她换了一个站位。

    他弓着脊背对着外面, 面对着顾蜜如——这是一个保护姿态。

    顾蜜如被他这突然的举动给弄得愣住了。

    不过司献春想象中的东西并没有扔过来,那个举起手的人, 并没有扔什么东西出来,他就只是惊讶地举起了手, 指着司献春说:“这个……就是司家的少爷?”

    “这真的是司家的少爷?就是得了怪病的那个?”

    “这……恩……确实有点, 我母亲都八十了,头发都没有这样白。”

    短暂的寂静过后人群的议论声大了一倍不止,顾蜜如却没有再尝试去拉那个帷帽。

    而是抬起头, 双眼灼灼地看着司献春。

    她接收到了司献春刚才的那个保护动作, 和他现在担忧的神情。强者的维护令人觉得安心, 但是弱者克制自我恐惧做出的保护姿态,才更动人。

    顾蜜如攥紧了司献春的手,带着命令的口吻告诉他:“腰和肩膀挺起来!”

    司献春下意识服从了顾蜜如的命令。

    而后顾蜜如抓着司献春,转过身对着人群说:“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夫君——司献春。”

    “以后街里街坊的,希望诸位能够多多照拂,我们肉铺绝对不会缺斤少两,明天还打算上新的口味。”

    顾蜜如拉着司献春又向前走了一步,看向了那个自称自己母亲八十没有司献春的头发白的男子。

    说:“我夫君并没有得什么怪病,只不过司家大宅子里面的家业争斗,才会传出来的谣言。他之所以生着白发,只是因为他的母亲有车越国的血统。”

    “想必各位做生意的老爷们,都见多识广,肯定也见过车越国的人,都是这般生着碧眼白发的美人。”

    顾蜜如一个帽子扣上去,谁敢反驳谁就不是“有见识的做生意的老爷。”。

    这个世界上的杠精这种产物不丰,不是信息时代,人们普遍开蒙都靠书籍。

    越贫瘠越无畏,谁也不肯承认自己见识短。

    于是隔了片刻,还当真有人说:“对……是这样,车越国的人,就是长司家少爷的这个样子的,我去皇城的时候看到过车越国的美人呢。”

    “我也在书里看到过画像,车越国确实在我国最南边,”这个人勉强有点知识,好歹知道车越国的存在,然后三言两语的,就说得有鼻子有眼。

    很快人群都恍然大悟似的,徐揽翠站出来说:“我就说嘛,都说司家的少爷得了怪病会传染。但是我们接触了这么长时间,不都是好好的吗?也没听说司家少爷传染谁了,人家就是血统不一样。”

    有一个女子平时总爱来摊子上面买肉,跟徐揽翠的关系也不错,站出来说道:“可不就是嘛,大宅门里面勾心斗角的,把一个这么俊俏的公子给传成了怪物,这可真是作孽呀!”

    虽然也有人并不相信,但是大部分都是人云亦云,谁也不想显得自己没有见识又大惊小怪。

    于是渐渐的越来越多人夸奖司献春长得俊俏。

    顾蜜如微微勾了勾嘴唇,用力捏了捏司献春的手,侧头看着他,一双凤眸里面全是笑意。

    比她预想的结果要好,也比她预想的让司献春出来见人要快多了。

    不破不立,这样也未必不是好事。

    司献春也慢慢地抬起了头,他眼神有一些茫然地环视了一圈,才发现众人的脸上大多数都是惊奇,却很少有人带着纯粹的恶意。

    和当年的那种情况完全不同,他甚至听到有人在夸他,生得俊俏特别,在夸他的眼睛漂亮。

    司献春一时之间僵在那里,他不知道要做何反应,被顾蜜如给捏了一下手,司献春这才稍稍回神,看向了顾蜜如。

    他的眼睛此刻比今日碧蓝色的天还要晴朗,仿佛眼中所有的阴霾,都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他激动地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只能紧紧地回握住顾蜜如的手。

    顾蜜如却拉着他再次向前了一步,然后另一只手抓过徐揽翠的手,笑着对司献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