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空间修仙:重生逆袭小孤女_第509章 千呼万唤_聚缘书屋

第509章 千呼万唤

    大长老对于魔阔提的要求是预料之中,却是意料之外,毕竟人家这么大的阵仗送星轨回来,肯定有事,只是所求之事,却让他有些为难。

    “魔阔小友,非是我不愿出手,而是你家主人的命数,我无法看破,自第一次见面,我就清楚自己无法为魔月起卦。”

    大长老也没说虚的,直接坦言相告。

    魔阔等人听了,均是一愣,随即互视一眼,这次是魔溯站出来道:

    “若大长老需要什么报酬,或辅助之物,可告知我们,我们会想法寻来.”

    “非也,并非我拿乔,是我真的没有这个本事,若楼主在此的话,他或可一试,我是真的无能为力,并非要什么好处,请诸位谅解,强行起卦,必遭反噬。”

    大长老将话说的更明白一些,否则这些人是不会死心的。

    “既如此,是我等强人所难了,现在星轨已经平安回到南方仙域驻地,我等已经完成了魔月小姐吩咐的事情,就不打扰了。”

    魔阔一看是这个结果,也不废话,直接起身提出告辞。

    大长老也不好意思挽留,毕竟自己什么忙都没帮上,送一行人离开后,他才问了星轨,星轨所说与他们一样,正在此时有护卫来寻大长老和星轨,让他们去主营帐,说驻守的仙王有事询问。

    大长老与星轨对视一眼,都看懂了对方眼中的意思,两人也没耽误,直接去了主营帐,接受仙王的问询,两人只避开了魔月失踪之事,其他的都如实告知了,包括魔溯提出的,助他寻故友的事情也说了。

    简单这边还不知道,为了她的行踪,多少人在忙乎,她这边准备妥当后,在出发的前一刻,见到了清雅仙君。

    清雅仙君本人与这个名字有些不符,其人身高两米,身材壮硕,脸带凶相,身上也是一股悍匪的气息,见到简单后,也没有避讳,直接大嗓门的说道:

    “老祖,咱们家出了一位绝色美人的事情,我在回来的路上就听说了,说是比得上月鸾那个老妖婆,没想到是真的。”

    简单嘴角抽了抽,上前一步拱手行礼:

    “晚辈简单,见过清雅仙君!”

    “嗯嗯!漂亮是漂亮,就是不知道战力如何,听老祖说你这次准备一人担下家族的重任,可别太勉强了,否则到时候还是我们四人受累。”

    清雅仙君直言道。

    “清雅,你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怎么去了一趟凡俗界,就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的。”

    清姬翻了一个白眼道。

    “清姬,你这人真是的,简丫头都没急,你急什么?”

    清雅抚了抚有些褶皱的法袍,笑着说道。

    “清雅仙君,凡间有句俗语:没有那金刚钻,就不揽那瓷器活!晚辈现在说什么都是闲的,只有等入了战域您自会见分晓,到时若让仙君受累,晚辈自会向老祖请罪的。”

    简单也不恼,柔声细语的说道。

    人家是清雅仙君,有这些怀疑很正常,不像是清姬仙君,好歹与她相处过,知道自己的斤两。

    清雅听了简单这不软不硬的话,横眉一竖,凶巴巴的说道:

    “小丫头嘴巴倒是挺利的,我就等着看看你的本事。”

    简单也不怵,勾唇露出一抹倾城笑意,拱手道:

    “定不负仙君的期望。”

    搞的清雅挺没趣的,一旁的将阳自始至终都没吭声,他还没见过这个丫头吃瘪,正好看到清雅投来的目光,这才拱手行了一礼。

    清雅好像发现了新的目标,晃悠到将阳面前,开始问道:

    “你这次也和我们一起入战域?”

    “是。”

    “怎么称呼?”

    “将阳!”

    “怎么被那丫头笼络到身边的?”

    “简仙子解了我的困,免去我沦为虫族傀儡之祸,我答应护卫她一千年作为报答。”

    将阳也不等对方详细的问,直接说道。

    “嗯,我还没问,你怎么都全说了?”

    清雅觉得自己少了一份询问的乐趣。

    “哦!那仙君请重新问一次,刚才的不算。”

    将阳从善如流的说道。

    “啧,没意思!”

    清雅摆了摆手,又凑到了清姬身边,准备打探一下简单的具体情况,自己被老祖一道传讯符急匆匆的召回来,就是为了给这个小丫当护卫,他还不得了解一下情况。

    “行了,路上有的是时间了解情况,先去集合。”

    清姬一句话,就将清雅仙君准备好的问话都堵了回去,他只能暂时闭了嘴。

    清俊老祖这才对简单说道:

    “一切量力而行,别太勉强自己了。”

    “是,晚辈记下了。”

    简单拱手一礼道。

    待简单离开时,嫡系与旁系的弟子都陆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