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医手遮天_第两百九十四章爷爷对不住你啊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都市言情 > 医手遮天 > 第两百九十四章爷爷对不住你啊

第两百九十四章爷爷对不住你啊

    「你告诉我,爷爷是怎么出事的?」

    确定老爷子已经无恙之后,叶凡才转身看着柳芯蕾问道。

    老爷子的几个儿子,都已经分家了,各自都有自己的家庭,所以,他们一般都不在老宅住。

    只有柳芯蕾一直跟老爷子住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柳芯蕾一脸苦恼。

    「跟姐夫你吃饭看完电影回来之后,我就休息了,朦朦胧胧当中,听到爷爷的喊声,我才朝着他的房间跑去,然后就看到爷爷晕倒在地上了......」

    叶凡闻言,眸子微微一凝。

    这么说来,对方是无声无息当中,潜入柳家给老爷子下咒的了。

    柳家虽然在汴州算不上大家族,但也不是寻常人家,对方能在无声无息当中潜入,足见他不是一般人。

    老爷子是怎么惹上这样的人的?

    叶凡百思不得其解。

    看来,一切的谜团,都得等老爷子醒来之后,才能为他解答了。

    不多时。

    老爷子便醒了过来。

    「爷爷....」

    见老爷子醒来,柳芯蕾顿时就扑了过去,自从她父母走后,她就一直跟老爷子相依为命,柳家众人当中,就属她对老爷子的感情最深了。

    「爸...」

    「爷爷....」

    柳海山,柳香凝,等人也围了过去。

    「我这是......」

    「怎么了?」

    柳正迷迷糊糊的醒来,看着围着他的众人,一时之间还没回过神来。

    「太好了,爷爷你终于醒来了。」

    「你吓死我了!」

    柳芯蕾直接扑在老爷子的身上,喜极而泣。

    叶凡也走上前,看着柳正问道:「爷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忽然晕倒了?」

    原本还有些神志不清的柳正在看到叶凡之后,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快!」

    「快送我回去!」

    柳正直接从病床上翻身起来。

    「爷爷,你怎么了,你现在才刚刚醒来,应该在医院多多休养才是。」柳香凝连忙上前扶住老爷子。

    后者,却是焦急的说道:「快送我回去,我要回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叶凡见状微微一凝,上前搀扶住老爷子的另外一只手,说道:「爷爷,您别急,我送您回去。」

    接着,便带着老爷子回到了老宅。

    回到老宅之后,老爷子,便径直朝着他的书房走去。

    老爷子的书房不大,但却古趣盎然,清净淡雅,很有味道。

    进入书房之后。

    老爷子直接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然后在众人的惊愕当中,书架犹如一个翻转的烧烤架一样,直接来了一个大翻转。

    而在书架的后面,还有一个隐蔽的空间。

    里面放着保险箱。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有些诧异。

    他们没想到,老爷子的书房里面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房间,想来,里面应该放着不少好东西。

    打开房间之后。

    老爷子将手深入衣服当中,然后掏出一个钥匙,将保险箱打开。

    随即,在里面翻找了起来。

    让众人意外的是,保险箱里面,并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都是一些照片。

    是老爷子跟他老婆的照片。

    老爷子这一生,忙忙碌碌,并没有留下什么东西,他的财富,也基本上都分给这些子女了。

    ()

    对于,他而言,最有价值的,就是他跟老伴的照片了,这是属于他的回忆。

    所以,他才会将这些照片放到保险箱里面。

    不过。

    这其实,只是障眼法而已。

    如果,只是为了保存这些照片,他没必要建造出这么一个密室。

    他为的......是更重要的东西。

    「完了!」

    「没了......」

    翻找了一圈之后。

    老爷子,顿时瘫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苍老了几十岁一样。

    仿佛失去了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东西。

    「爸,你在找什么?」

    柳海山忍不住开口问道。

    「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吗?」沈碧也开口问道,在她看来,老爷子这么重视,肯定是什么无价之宝。

    其余人也眼巴巴的看着老爷子,等待他的解释。

    后者还是不死心。

    又在保险箱里面翻找了好几圈之后,才确定那东西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他整个人,也变得意志消沉了起来,甚至连身躯看上去都有些佝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