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_第五章暴戾纯情_聚缘书屋

第五章暴戾纯情

    季景之沙哑着声音道谢:

    “多谢了。”

    沈折枝摇头,嘴角仍带着清浅笑意。

    身后是风雨飘摇,两人满身狼狈,发丝纠缠到一块,蹒跚着走向小屋。

    小屋一片漆黑,只有零星火光从灶口里冒出。

    沈折枝扶着季景之进了屋后,先是检查了他身上的伤口,发现季景之两条腿上都各有刀伤,且伤口不浅。

    能走到这里也算是毅力非常了。

    若是常人,怕是连动弹也动弹不得 。

    想到季景之是个视力正常的普通人,沈折枝从厨房的柜子里拿了蜡烛点上,屋里好歹有了光。

    “这里有伤药和干净布匹,可以简单包扎一下,明日再寻医师疗伤。”

    沈折枝把季景之安置在躺椅上,底下垫了一层干净棉布,之后拢了衣服,端来一盆热水来。

    ——床是新铺好的,沈折枝并不打算让身上还带着泥的季景之直接坐床上。

    见沈折枝拿了热毛巾正欲为他擦脸,季景之赶忙出声:“不……”不劳沈折枝帮忙,他自己擦个脸还是可以的。

    温热柔软的毛巾抵上了他的脸颊。

    季景之低头,看见半蹲在他跟前的人微仰起头来,眼上白绡还沾染着污泥,伸出的手臂纤细雪白,在烛光映照下微微泛着光。

    他的姿态温和而认真。

    季景之此前被人服侍惯了,这次却莫名有些无所适从。

    他想要从沈折枝手中拿过毛巾,却被沈折枝轻巧避开。

    “我来便可。”

    开玩笑。

    沈折枝断不可能让季景之自己来。

    他给这人擦脸就是为了确认他是否易容,若是让他自己来,那便是白忙活一通了。

    整个擦脸的过程不过几分钟,季景之表面不显,背后却硬生生激出了一身汗来。

    脸上也有些火辣辣的。

    小瞎子的动作虽然看似柔和,可实际上力度不小,擦去污泥就跟要去他一层皮似的。

    沈折枝站起身来,把干净棉布和伤药都放在了季景之手边:“我看不见伤口,接下来便劳烦你自己动手了。”

    季景之求之不得。

    季景之解开外袍,将内衫放至一边,用毛巾擦了伤口,刚把棉布沾了碘酒递至伤口旁,耳边突然传来哗啦水声,他一抬头,一张雪白美背陡然闯入眼帘。

    一双蝴蝶骨翩纤欲飞,湿润的青丝贴在其上,遮住大半光景。

    季景之手一抖,沾着碘酒的棉布直接贴上了伤口。

    视觉精神双刺.激,季景之长眉扬起,一张俊脸带着说不出的表情。

    “可是出了什么事?”

    尽管沈折枝看不见,但依旧可以察觉到周围的动静。

    他听到了季景之的吸气声。

    “……无事。”

    尽管正泡在浴桶中的人看不见他,季景之仍默默移开了视线。

    他再下流也不至于一直盯着人洗澡。

    进屋时他便大致看了一圈,发现小屋只有一室一厨,若是有人想要洗浴,便只有在这里洗了。

    唯一有效的解决办法便是他自己多注意一些。

    刚才他不小心也瞧见了一点,小瞎子身下还穿着亵裤,已经算是极为尊重他了。

    浴桶的热气缭绕在这一方小天地,水雾模糊了季景之的视线。

    “我姓季名景之,恩人若是愿意,可叫我景之。本……我日后定会厚答恩人,敢问恩人怎么称呼?”

    季景之露出精壮身躯,姿态与野兽一般,充满爆发力。他弯腰咬住棉布,手臂青筋暴起,“嘶啦”一声,棉布便被撕成了棉条。

    沈折枝趴在浴桶边沿,双手细细揉搓着黑发:“唤我折枝便好。”

    “我一介乡野村夫,胸无大志,要多了金银也无用,若是真想报答,便教我如何烹饪吧。”沈折枝直接谎话不打草稿。

    这才是他救下来季景之的真实原因。

    沈折枝上能入朝堂搅弄风雨,下能进坊间弹琴作画,堪称十项全能。

    但就是搞不定烹饪。

    如此这般,一个人生活便成了问题。

    沈折枝图清静,又不欲请人来做饭,便想自己学一手,也好活得下去,不至于饿死。

    ——只想学习如何烹饪?

    就这?

    季景之惊讶一抬头,直接对上了沈折枝的脸。

    那人脸上覆着白绡,脸上被水雾蒸得带上了潮红,手臂垂在浴桶边沿,活色生香。

    看着这个画面,季景之莫名想起了城中那些老变态奇奇怪怪的癖好 。

    他曾经嗤笑那些人,并不以为然。

    季景之:“……”

    季景之陷入沉思。

    难不成,自己其实也是个变态。

    “景之?”见季景之不回答,沈折枝微抬起头,叫了声季景之,问,“如此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