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_第七章第一美人_聚缘书屋

第七章第一美人

    又是一早。

    京城

    天还未破晓,打更人便在街巷里穿梭。

    有大街旁的人家听见打更声,迷迷糊糊的见天色还早,又想继续睡一会儿,却听见急促的马蹄声自街尾而来。

    声音由远及近,带着一股杀伐之气,似是踏在人心上,让人无端感到震粟。

    瞌睡瞬间便没了。

    有幼童将身子探出窗外,却只看到了一个骑着黑色骏马的高大背影。

    轩辕琛在宫门前便下了马,之后步行入宫内。

    侍卫宫人拦他不住,便只有让个太监快步前往李盛风所在的福宁殿去通知此事。

    李盛风早已起来,得知此事时正在殿里用膳。

    让宫女把早餐撤了,令宫人不必拦轩辕琛,李盛风微整衣冠,坐在主座上微微颔首,等着轩辕琛的到来。

    少年眉眼还带着些微的稚嫩与张扬,目光却如深潭,幽深而沉稳,通身气势压人。

    远远的便听见了轩辕琛的脚步声。

    轩辕琛习武,自小.便练得一身好武功,走路更是无声,若是他不主动出声,在朝廷内,也只有沈折枝才能察觉到他的到来了。

    而如今,他毫不收敛脚步,铁靴踏在石板上,发出一阵令人心颤的声音。

    轩辕琛到了近前便直接半跪在地,威势仍旧不减:“拜见皇上。”

    他是先帝亲封的镇北将军,也给了见皇帝不用下跪的权利。

    在李盛风争夺皇位之时,他不帮助先帝嫡子夺位便是对李盛风莫大的帮助了。

    因此,在李盛风登基之后,他不仅沿袭了之前所拥有的特权,还受了额外封赏,风头两无。做出这般已可算是强行入宫的事情也不用追究。

    李盛风端坐在主位上,垂眸看着轩辕琛。

    轩辕琛今日穿的戎装,黑色底衣,银白甲胄。

    不像是来见他,倒像是下一秒就要奔赴边疆。

    心中有了思量,李盛风这才开口道:“轩辕将军快快请起。今日将军来寻朕,所为何事?”

    说是让人快快请起,李盛风实际上表情与动作并没有太过惊慌,他靠在座椅上,歪头微撑着下巴,姿态好整以暇。

    “今日有信兵快马来报,说北界蛮夷趁微臣回京,多次骚扰大小城池,若是微臣仍不回去,恐酿成祸。又虑及边城百姓安危,臣请余生驻留北疆。”

    轩辕琛声音铿锵有力,又带着几欲绝望的沉恸和喑哑:

    “臣请——永不回京。”

    李盛风微眯了眼。

    打量着轩辕琛隐没在阴影中的五官,李盛风倏地站了起来。

    “轩辕将军何出此言?”

    轩辕琛依旧跪地不起,闻言眸光一动,眼球越发红得厉害:“北疆到京城需几日时间,若是在此时有蛮夷来犯,便是微臣的过错了。”

    就只是为此?

    不见得。

    李盛风再打量了轩辕琛几眼,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朕,准了。”

    “日后将军每年只需派副将回京述职便可。”

    轩辕琛握拳:“谢皇上。”

    李盛风笑看着轩辕琛远去。

    待轩辕琛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李盛风眼里的笑意也未曾消失。他朝后一勾手指,问身后立着的太监,道:

    “丞相现在如何了?”

    丞相昨日告假不上朝,退朝后他便派人去丞相府里看了,丞相府中管事说是丞相身染恶疾,须得告假七日。

    太监答道:“丞相在国师府门前跪了两日了。”

    李盛风眼里的笑意越发浓郁。

    他人都以为若是沈折枝身死,他定是最受打击的那个。

    实则不然。

    他是最为受益的那个。

    沈折枝权倾朝野,支持者无数。若是不除掉他,他这皇帝,若是沈折枝想,随时可以废掉。

    他知沈折枝与其交好官员都约定了尽力辅佐他,就算是沈折枝身死,这些人尽管再有怨愤,也不得不听命于他。

    就如丞相,现在怕是恨透了他,却也只告七日的假,日后还是要回朝廷。若是他因对他心有怨恨而不认真办事,他也可以撤了这丞相,换上自己心腹。

    笑意渐浓,李盛风眼底却冰寒一片。

    太监又从袖里掏出一块略有缺损的银质面具来,问道:“皇上,从国师府废墟里拾得的此物,该如何处理?”

    李盛风闭了眼,随意一挥手:“扔了。”

    这些东西不必留着。

    他定能做得比沈折枝还好。

    就算没了沈折枝,他也定能当好这皇帝。

    李盛风抓紧了绣着龙身的衣襟。

    他定能。

    太监得令,离了福宁殿。

    够着脑袋看了一圈,太监见四下无人,掂量了几下纯银面具,终究是不忍心,便用布裹了,悄悄藏进袖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