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_第十二章梨花落尽美人醉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 > 第十二章梨花落尽美人醉

第十二章梨花落尽美人醉

    “添香楼见面,这好主意也只有你陈长歌想得出来了。”

    沈折枝翻身下马,轻松落了地,见到陈长歌的第一时间就怼了上去。

    早站在添香楼门口候着的陈长歌见沈折枝来了,立马站至马侧候着,怕沈折枝摔着了,还伸出手来准备接住沈折枝,结果接了个空。

    他自觉牵了马,把缰绳递给一旁的伙夫,对沈折枝笑道:“那可不。好景衬美人,在添香楼约你便是最好。”

    沈折枝嗤笑一声,显然是没将这话放心上。

    他今早起来见门口有白纸,他认出了其上是陈长歌的字迹,且只有陈长歌知他在江南的屋子。

    此前离开京城时他便知道陈长歌多半是要寻到这里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且见面的地方如此奇怪。

    他知道陈长歌向来不着调,没想到居然能做到约他在添香楼见面这份上。

    见沈折枝似笑非笑吓人得很,陈长歌最终还是招了:“主要是添香楼是自家产业,吃喝不花钱。”

    沈折枝末尾语气微微上扬,带着点好笑的意味:“你缺这点钱?”

    陈长歌早已是天字一号商人,手下商号铺子无数,之前他让德成前去投奔的来福客栈就是陈长歌的产业。

    陈长歌自然是不缺的。

    他只是单纯觉得这地儿不错。

    “沈大人先放过小的一回,谈谈其他的罢。”陈长歌连连摆手讨饶,欲带着沈折枝往楼里去。

    客观而言,陈长歌长得出挑,眉目疏朗,薄唇微弯,眉间一点朱砂灼目,十足的天生笑颜,讨饶时看着分外可怜,很容易让人心生不忍。

    但沈折枝就是天生心冷,完全不吃陈长歌这一套,面上仍是那副表情,把陈长歌看得心肝胆颤。

    ——连生气的样子也这么好看。

    陈长歌带着沈折枝进了楼,一路上遇着了几个文人雅士和楼里的姑娘,他们见了沈折枝身上与添香楼极为不搭的粗布衣服,表情略有些惊讶,一看沈折枝的脸,表情更惊讶了。

    陈长歌侧头瞧了一眼沈折枝,不自觉加快了脚步,带他去了二楼的厢房。

    厢房门一关,彻底隔绝了外人不住探寻的目光,陈长歌松了口气。

    “说吧,沈大人,你为何是这副打扮?”陈长歌坐下来给自己斟了杯茶,而后又快速放了下来,“这茶凉了,我叫人重新煮一壶来。”

    沈折枝也没有喝凉茶的爱好,闻言便缩回了手,侧头问:“什么打扮?”

    “就从你脸上的白布条说起吧,该不会是真伤了眼睛罢?”

    陈长歌趴在桌上,一只手举着茶杯,仰头看着茶杯晃荡,眼里暗光浮动。

    沈折枝微敛衣裳,即使是粗布衣服穿他身上,也莫名透着股贵气,他懒散一挥手:“也差不多,这辈子没打算睁眼了。”

    两人自动跳过了他诈死的事情。

    这就是他和陈长歌之间的默契了。对于为何李盛风突然发难之事,他不愿提,陈长歌也自会略过,不过多追问。

    这也是陈长歌能够与沈折枝成为朋友的原因。

    陈长歌看了眼沈折枝仍旧没有太大.波动的表情,丢了颗花生米在嘴里,把花生米咬得“咯啦”响:“成。”

    反正玫瑰花这样也好看,不同于之前抬眼垂眸都清贵逼人,让人不敢直视,如今系上白绡,倒多了些……说不清打不明的感觉。

    沈折枝自己都不在乎,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他又问:“那你身上这身衣服又是怎么回事,你那皮肤可受得了这布料?”

    闻言,沈折枝右手不自觉抚上衣襟。

    陈长歌对天发誓!他刚才肯定看见了沈折枝嘴角向上翘了一下!

    “原是受不了的……”

    沈折枝话还未说完,陈长歌便道:“我就知你受不了!快瞧瞧,这些都是我让坊里的绣娘精心做的衣裳,专门带来江南给你送温暖的。”

    沈折枝表情一僵。

    他见陈长歌抬出了一个大箱子,里面满满当当放着各式衣裳,旁边还外加一个小匣子,装满了各种饰物。

    沈折枝:“……”

    他想起了在京城时受陈长歌支配不能实现服装自由的黑暗过往。

    陈长歌一大男人,平日里似是无事可干,每日都捣鼓着给他做衣裳,他若是不穿便死拽着,磨得他精神疲惫,最后只得答应他。

    若不是念在两人相识多年,沈折枝定会直接把陈长歌叉出去跟狗作伴。

    “你是喜欢这件白色的还是这件青色的?”陈长歌仔细擦了手,在箱子里翻来找去,又看见喜欢的,惊喜道,“这件红色的就不错!”

    陈长歌手里拿着件绛红色开襟流云衫,红底白边,用金银线绣了祥云白鹤,悠游潇洒。

    看得出绣娘是废了一番功夫的。

    沈折枝眉头一挑,十动然拒。

    他现在这身就挺好。

    他现在穿的里衬是季景之送他的生绢制的衣衫,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