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_第二十五章许以王妃_聚缘书屋

第二十五章许以王妃

    成吧。

    沈折枝放弃辩解。

    季景之觉着他病到了连路也不好走,那就是罢。

    现在正值饭点,赶路的商人和行人大多在这里歇脚,客人不是很多,但大多无所顾忌,大声喧闹,倒也显得热闹非常。

    沈折枝和季景之寻了处角落的位置坐下,试剂和凡十八坐在紧挨着两人的旁桌上,一左一右地暗中看着四周。

    季景之给沈折枝点了几份他平时较为爱吃的又比较清淡的菜,给凡十七和凡十八也点了几份。

    主上亲自给他们点菜!

    凡十七和凡十八有种强烈的不真切感,觉得自己似乎飘在云端。

    “说起美人……”

    坐在沈折枝的一桌侧面的看上去是一伙商队的人,男女都有,聊天的声音挺大,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说着说着,本来声音挺大的一桌人突然安静了很多,其中一个男人用极小的声音笑着说了一句:

    “东边财主家的女儿那才真的是……”

    沈折枝摘掉了幕篱,顺手理了把微乱的头发。

    迎着同伴好奇的目光,男人却逐渐卡了壳,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一个方向,怎么也挪不开。

    “……那才真是……好看。”

    .

    店小二上菜的速度还挺快,沈折枝和季景之一行人只坐了一会,店小二就端着几盘子菜过来了。

    沈折枝慢慢嚼着饭菜。

    季景之吃了几口饭,又看看沈折枝,之后瞅了一眼坐在旁桌的凡十七和凡十八,发现两人都在认真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他探过头,轻声说沈折枝一句:“走了这么久,还未给你说我们去哪儿。”

    他就差把“快问我们去哪儿”写在脸上了。

    沈折枝从善如流,问道:“那我们去哪儿呢?”

    “也不远……”季景之试探着说了句,“只京城到南疆的距离。”

    京城在宋国北方。

    南疆是宋国最南端。

    沈折枝默。

    季景之继续道:“我们要去齐国京都。”

    沈折枝咀嚼的动作一顿,嘴角一抽。

    这的确、不远。

    他原本以为顶多跨几个郡县,季景之这还整挺好,直接跨了一个国。

    见沈折枝沉默了一瞬,季景之不知怎的,心脏骤停住,紧张得紧,问道:“可是觉得远了?”

    沈折枝觉得远是应当的。按照他之前所说,他从出生到现在从未出过江南城,如今他带他一走便是离开宋国,若是生出忧虑这些也是正常的。

    但是季景之就是怕沈折枝说不走了,留在这里。

    沈折枝点头:“的确有些远。”

    他此前南下考察时,由于时间限制,最多也只到了江南,往北不过到北疆平乱,活动范围仅限宋国。现在说去齐国京都,的确是远了些。

    季景之闻言,心脏狠狠一跳。

    “我有些担心……”沈折枝继续道。

    季景之觉得此刻有人死死捏住了他的心脏,让他动弹不得。

    “担心日后到了京都,我该怎样立身。”

    他早已被‘烧死’在国师府中,加之之前购置房屋的时候他懒得去造一个身份,让陈长歌帮他买了了事。想着之后应该也只是种种地,不需要造一个身份,他心思一懒,就将这事儿搁下了。

    没想到现在反倒需要了。

    没有身份,他现在就是处于查无此人的状态,过境时会有些麻烦,到了京都后想要找个住的地方也有些困难。

    沈折枝一句话说完,季景之的心脏这才落回了原地。

    心脏回原地后,又传来一种陌生的酥酥麻麻的感觉。

    他看沈折枝的表情,应该是在很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凭着救命恩人的身份来找他寻好处。

    季景之带沈折枝走的时候,想的就是将他带回府里养起来,却没想到沈折枝打从开始就打算自力更生。

    沈折枝身体弱,心性却坚韧。

    反而更惹人心疼了些。

    “若是不介意,”季景之说,“我身边还差一个……安排行程的人,折枝可愿意?”

    其实他身边什么都不缺。

    ——顶多缺个王妃。

    但是按照他的状况,这一辈子应当都不会有王妃了。

    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王妃这件事情,但很快就否决了。

    若是王妃的位置能给沈折枝带来好处的话,他倒是不介意,只怕沈折枝身为一男子,当男妃应当较难接受。

    加之当王妃并没有想象中的舒心,沈折枝向来纯良,若是当了王妃,免不了会与那些官家家眷对上,那些官家家眷心思多,他怕沈折枝受委屈。

    思来想去,还是放在身边放心些。

    且先不说沈折枝听见这一声“安排行程”是何心情,至少坐在一旁的凡十七和凡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