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_第三十二章火葬场给国师以国殇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 > 第三十二章火葬场给国师以国殇

第三十二章火葬场给国师以国殇

    少年帝王跌坐在废墟之上,浓黑蟒袍融入黑暗。

    一缕金芒从地平线上乍然亮起,破开拂晓,转瞬便映亮一方焦黑土地。

    李盛风支着身体站了起来,看上去仍旧如青松一 般挺拔。

    仍是那个初掌皇权意气风发的岚帝。

    李公公作揖答道:“卯时。”

    李盛风拍拍衣袖,微理衣襟, 面上甚至带了点笑意,说:

    “师尊应当起来了,许久未曾见他,理应去问候一声。”

    “皇上....."

    太监吓得双手僵直,斗胆抬眼瞧了眼李盛风,发现他表情认真,眼中还熠熠闪着光,似是很期待,不像是开玩笑。

    能够让李盛风称“师尊”的只有一个人。

    可那人早已随着他的那一把火烧成了焦灰。那皇上现在又是作何?

    远方地平面上的光芒越来越亮,照亮着残破不堪的屋宇和地上破碎的瓦片,焦黑土地无可遁藏。

    他自称“我”。

    仿若突然从帝王变回了那个在国师府里被全府人宠着的无拘小皇子,李盛风迈开步子,大步走着,姿态如轻燕,像是丝毫注意不到脚下硌人的碎砖残瓦。

    再怎么,驽笨的人都能察觉出李盛风现在状态不对劲了。太监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只能攥着满手的汗水,战战兢兢地跟在李盛风身后。

    李盛风带着他去了一个已经被烧得看不出原貌的殿宇前。

    见李盛风已经打算走入其内,太监瞧着殿宇,上摇摇欲坠的横梁,最终还是开口喊了声:

    “皇上....."

    李盛风脚步一顿。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已经变得焦黑的殿宇,垂下眼帘,叹了口气:

    “罢了,师尊今日应当还在休息,我便不打扰他了。”

    太监刚松了口气,又听李盛风继续道,

    “待春天来时,满树的桃花看着特别漂亮。”

    太监越听越觉得两股战战,汗流浃背。

    他也说不清现在李盛风给他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

    李盛风现在看着无忧清朗,与普通的贵公子无异,兴致看上去也挺高,可整个人实际上却是沉抑的,被他踩过的碎瓦已经烂了一地

    李盛风带着太监到了他所说的“桃树”旁。太监腿一软,差点直接跪下。

    莫说是桃树,周围连一棵草也没有。

    若硬是要说的话,只有院子正中间被石栏围住的地方有一 根短矮的焦黑木块,旁边是一 棵倒下已经被烧焦的树干。

    这应当就是李盛风所说的那棵桃树了。

    也是,如此大火,这桃树是如何也存活不下来的。

    太监根本不敢看李盛风的表情。

    他只见李盛风转过身,背对着他,蹲下身来, 伸出手指细细触摸着树干切口。

    树墩与树干两者皆是切口整齐,不是被火烧成这样,应当是被人用利器斩开的。沈折枝之前三申五令不准人碰这株桃树,唯一能够碰这树的人就只有他和沈折枝。

    很显然,是沈折枝将这树砍了。

    还是在火燃起来之前斩的。

    李盛风手指抓紧树干,捏落一片黑色碎渣,眼眶逐渐泛红。.....他早就知道他会来杀他。

    但他还是没有逃开。

    他就守在这国师府里,等着自己来......来杀他。

    是对自己仍存有期待,是满腹心酸,还是满不在乎?

    他辜负了沈折枝的期待。

    是他,亲手杀死了唯一对自己有所期待的人。

    李盛风抖着手将佩剑拿在手上,支着剑鞘站了起来。

    "李公公,传朕旨意。”

    李公公看着帝王高大而颓圮的身影,不管脚下如何坎坷,直接跪倒在地,姿态恭敬而怖惧。

    “国师一代忠良,护国有功,救民有心,如今.....咳!“

    李盛风捂住喉咙,将血腥味强行压了下去,哑声继续道,“如今仙去,当哀悼之。

    一举国上下,以国殇待之。太监弯腰稽首,领命而去。

    自沈折枝昏倒之后,季景之不敢再急着赶路,正好从都城赶来接应的属下也赶到了这里,不用再理会在身后跟着的各路人马,他便带着沈折枝找了一处医馆,暂且休息了几天。

    或许是这次找的医师医术不错,也可能是休息了的缘故,沈折枝的身体逐渐好转,提出了继续赶路的事情。

    季景之见沈折枝确实不想继续待在医馆里,便遂了他的愿,开始慢慢朝着边境而去。

    图中经过有较繁华的城镇,发现居民皆是着素衣,家家挂白幡,镇口还烧着纸钱,纸灰落了一堆,应当是一直未曾间断地在烧着

    市镇景象消失在眼前,沈折枝拉下车帘,不再看着窗外。

    “这些人怎的都穿着白衣,还家家挂白布,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蹲在药炉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