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_第三十六章吾师,沈折枝小皇帝火葬场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 > 第三十六章吾师,沈折枝小皇帝火葬场

第三十六章吾师,沈折枝小皇帝火葬场

    季景之眉头一皱。

    他回来后没有去过皇宫, 早已猜到了季行迟会来找他,没想到这般凑巧,居然在这个时候来了。一一也幸而在这个时候来的。折枝现在正好不在这里,若是在这里,他那个皇兄看见了,定然会生出其他的心思。季景之止住了之前想要说出的话,朝管事的略微点了下头,示意他将季行迟带来。管事的点头,转身快步离去。季景之和一众仆役站在院子里,远远地便瞧见了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朝这边过来了。不知季行迟是为了壮胆还是其他,带了一 -大群宫女太监过来,前有太监手持着大扇开路, 后有宫女挂着香篮袅娜而行。原本只是来看一下自己的皇弟,季行迟却穿得极为郑重,从上到下皆是皇帝御用饰物,并无一件凡品。只见了个身影,院子里的仆役通通跪了下来,季景之仍然站着,腰杆挺得笔直,只是待季行迟近了后略微一弯腰,弧度几不可见

    “皇上万岁。”瞧见了,心中一梗。季景之这样对季行迟也不是头一天了,他们见怪不怪。季景之回城却不去拜见皇帝,最后是皇帝亲自到府上来找他,这已经能够看出季行迟和季景之之间的关系了。

    他能够争过皇权当上皇帝,不是因为他比季景之有本事,而是因为季景之没有想过要争皇权。初登基那年,城里人都说着他这皇帝当得名不副实,若不是季景之不争,那他最后也只能是一 个无权无势的闲散王爷罢了。

    他讨厌这样的论调,一旦听见了,便会直接斩了如此说的人,长久以往,这样的声音才小了许多。也的确是怕季景之的,他一直在忌惮着他,怕他哪天突然想要试试当皇帝的滋味, 便将他推翻了,夺了他的位。这也是他来看季景之的主要原因。

    他是来试探季景之的。原本他是想顺带着敲打一下,结果见了季景之波澜不惊的脸, 季行迟瞬间便熄了火,假笑着坐下和季景之寒暄。本宣纸都撤了,换了龙井荣,斟了两杯茶后便自觉退下了。季行迟拿了茶杯在手里把玩着,没喝,眼睫向下微划,道:“听闻皇弟此次还带了个大美人回来,可是真的?"

    “那是我随行下官,是普通人。”

    比之季行迟今日非要问出什么的态度,季景之瞧着兴致就要低了许多。眉眼瞬间就冷了三分。

    “我想做些汤。王爷这几日有些劳累了,做了后想给王爷送去。”沈折枝表情一派认真,任谁瞧了都觉着他在为季景之着想。但实际上季景之这几天累了是次要原因。

    主要原因就是他最近这几日翻到一本菜谱, 上面记载了如何煲汤。

    他瞧了半天,觉得如此简单,自己定然也可以,便琢磨着来试一下。说就是他手痒了,正好还有季景之这个小白鼠。沈折枝心中小算盘打得哗哗响。听见沈折枝温和清朗的声音,厨娘们不疑有他,甚至觉得大美人也太体贴了些。加之本来就无事可做,她们一边在内心羡慕着王爷,一 边帮着沈折枝将需要的菜都找齐了。几个厨娘就坐在一旁,想要看看沈折枝大展身手。结果她们就看着沈折枝和和已经被宰好的鸡隔着一 条白绡相对无言。

    一厨娘试探着说:“那个.....焯水.....

    “哦对,焯水。”枝将水倒进锅里,又和一 锅水隔着白绡相对无言。接下来该干什么来着?厨娘们嘴角一抽。

    “要不还是我们来罢,用不了多久便能把汤煲好了给王爷送去。沈折枝掩唇轻咳一声,应了声“好。”

    他将舞台让给了厨娘们,眼巴巴地站在一 边听着锅碗碰撞的声音。明明那本食谱上说的挺简单的。闲时不经意一回头,就瞧见沈折枝孤零零站在一边,瞧着莫名有些委屈。厨娘们瞬间笑开了,就着之前剩下的材料顺便蒸了一 笼子糕点给沈折枝,小白兔样式的,瞧着粉粉嫩嫩的格外可爱。沈折枝瞧不见这糕点到底长什么样,尝了一口,觉得味道意外的不错,便拜托厨娘再做一些,他给季景之带些去。厨娘表情略有些为难: “王爷此前从未叫我们送过糕点.....”更别提还是长这个样子的糕点了。王爷从未要求过,她们也就没有去送过,更别提自作主张去送糕点。若是一个不好惹怒了王爷,那她们可就没处哭去了。

    “只管做便是,结果我担着。”枝将余下的糕点吃了,将手擦净后静静等在一边。厨娘这才敢放心开始做糕点。季景之对沈折枝的态度她们都看在眼里,知道季景之很宠沈折枝,就算是出了什么,事应当也不会罚他。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应当是没事的。厨娘的动作很利索,沈折枝在厨房里的院子只逛了一会儿,便有厨娘跑来说汤煲好了,糕点也做成了。几个厨娘跟着沈折枝一起端着食盒,往季景之所在的院子而去。走在花径边,远远的已经能瞧见院子的轮廓了。

    厨娘走在前边给沈折枝带着路,还有人小心翼翼走在一旁牵着他的衣角,生怕人突然摔了。

    与院子外平静的氛围不同,院子里一片剑拔弩张,禁军的长矛已经握在手里,一 脸警惕地瞧着季景之垂在一边的手。

    一他们不敢直视季景之,只能瞧着季景之的手,防着他突然发难,对季行迟动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