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_第四十六章难道沈折枝就是国师?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 > 第四十六章难道沈折枝就是国师?

第四十六章难道沈折枝就是国师?

    沈折枝一边咳一边说,声音断断续续,季景之也只听到了几个字,还想要继续听时,沈折枝的声音却破碎得厉害,他只听得清几个音节,其余的便都是沈折枝的咳嗽声,

    “还.....挺厉害......"

    李盛风也学会了利用一切所能利用的东西了。

    包括他的死。季景之看见沈折枝陡然笑了。原本遮掩着口鼻的衣袖随着沈折枝的手臂垂落在桌上,微微发着颤。季景之见沈折枝这幅模样就觉得心里直发颤,道:“这是怎么了?”沈折枝费力止住了咳嗽,左手被季景之握住了,只能用右手顺着喉咙又轻咳了几声,这才停歇了下来。他一挥手,哑着声音道:“我没事,刚才被荣水呛着了。”除了脖子仍有些红,看上去的确并无什么大碍,季景之这才放心了些,但仍然觉得有些后怕: “还是叫医师来看看比较妥当。”枝这几天就咳了好几次,莫把嗓子咳坏了。

    “我真无事,”沈折枝拉过季景之的手往自己额头的方向递去,“你摸摸,不烧也不疼的,没有什么事。

    季景之的手在空中停顿了半天,愣是没敢碰上去。

    “对了折枝,”季景之看着脸上带着淡笑,已然恢复了平时模样的沈折枝,将话题又扯了回来,问道, “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沈折枝的笑容十足时的官方且得体,反问道: “我刚才有说何话吗?”季景之看向站在一旁当背景板的凡十八。凡十八心领神会,当即道:“先生刚才说了 '死后进了皇陵倒也风光”。

    一字一句,毫无差别。

    凡十八说完后不再多言,深藏功与名,站在一边。后面沈折枝还说了一句,但声音太小, 他没有听清,坐在沈折枝旁边的季景之约莫是听到了的。

    他自上次在客栈见识到了沈折枝的剑招后就一 直心存疑虑,对于沈折枝的一举一动也十分关注,刚才他在说话的时候他也在仔细地听着,没有丝毫分心。沈折枝说的话也实在太过怪异了些。被杀死的是国师,被葬入皇陵的也是国师, 为何平日里情绪从没有太大,波动的沈折枝会这般不平静。

    他也想要听听沈折枝想要如何解释。总不能说是他就是国师本人。

    实在是躲不过了。眉头一挑,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 “似乎是有这么说过。”季景之看向沈折枝。

    “是这样的,”沈折枝解释着,

    “虽然我此前只是一介草民,但也听说过国师的事迹,说他十恶不赦无恶不作,没想到这样的人死后还能进皇陵,可不就是风光 又厉害么。”

    皇陵一般只能葬皇家之人,一 般只用来埋葬皇帝和皇后以及一 些有作为的或是特别受宠的皇子,一般皇子尚且进不去,结果却让国师一个外姓人埋了进去。如此的确算得上是殊荣。沈折枝这么解释也算是说得通。但凡十八总觉得有些奇怪, 但也说不出奇怪在哪里。

    可能是由于一种违和感,也可能是因为现在沈折枝看上去已经冷静下来了。理智时的沈折枝的话不能全然相信。季景之听了沈折枝的话,也不表态,只略微一点头,就算是将这事揭过去了。

    他们都不了解实情一一具体的实情是如何,国师与皇帝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皇帝为何会杀死国师,这些他们都并未太过了解,如此说半天也是徒然浪费时间。

    凡十八见这件事情已经差不多过去了,便也没有多言,又挑捡着汇报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之后便得了季景之的准许离开了。沈折枝刚才情绪波动有些大,加之又咳了许久,冷静下来后便觉得有些乏力,听着凡十/ \汇报事情的声音,差点一头栽倒过去。听见房门被拉开的声音,他这才清醒了些。

    “景之,我明天想出一趟府。”刚清醒过来,蹦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想要出府。沈折枝不说还不打紧,他一说季景之就想起了之前还未完成的生命安全大讲堂。

    "我一季景之刚蹦出一个字音儿来,沈折枝像是知道他想要说些什么,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巴,拒绝意味十足。沈折枝极其痛苦。带兵打仗也比坐在这里听生命的意义来得舒服。

    看着沈折枝脸上细微的小表情,季景之最终还是没有继续讲下去。罢了,只说无用,8后带沈折枝慢慢体会,这些自会明白。

    他问:“明日上午去可好?”

    “都没问题,”沈折枝问道,“为何你要问这个?”

    “今日季行迟急召尚书,约莫是出了什么事情,明日不能如时来了。”

    季景之整了整衣襟,骨节分明的手指顺着衣襟往下,最后搭在了别在腰间的黑色剑柄上。

    “折枝可介意我与你一同去?”只要他在沈折枝身边,定然会保他安然无恙。若是沈折枝不喜欢受约束,那便灭了所有的潜在威胁。

    “自是不介意。”枝松了口气。

    他又不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只要是能出去,季景之跟不跟着也无妨。沈折枝没有看见季景之薄唇勾起一抹极浅的弧度,笑了下,眼底浮起一抹狠意。次日,沈折枝起了个大早,只穿着一 件单衣便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