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 > 第五十六章掉马甲折枝,给朕活下来

第五十六章掉马甲折枝,给朕活下来

,放开。”

    白景泽再看了眼季景之,对着沈折枝已经完全恢复了淡漠的表情,微抿了唇,最终还是起了身。季景之已经站在了他面前看着他,眼尾戾气刺人眼。就不该来宫里。待在府里跟医师斗智斗勇也比现在这个情况来得轻松。

    “景之。”正当季景之和白景泽互相对视之时,沈折枝的声音从旁边冒了出来。

    他将手伸出来,轻声道:

    "腿麻了。”这个时候他不好解释,怎么说都没用,先将季景之注意力转移了,先待他冷静下来之后再说。

    也给自己争取点狡辩的时间。季景之:

    白景泽看向沈折枝,眼里带着浓浓惊异和不可置信,心里陡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慌感,几欲窒息。

    “铮一”

    长剑入鞘,季景之没有再理会白景泽,迈着大步走至沈折枝身边,弯腰揽住沈折枝双肩,带着他慢慢站起来。

    白景泽站在一边,掩在长袖下的双手不自觉握成拳,这个男人是镇南王,他认得。镇南王与沈折枝是何关系?

    是何关系?单看两人亲密的模样便知是何关系了。沈折枝看不见,季景之却将白景泽僵硬的脸色看得清清楚楚。

    他知白景泽应当是误会两人关系了。心里莫名带上了些奇怪的骄傲感,季景之将沈折枝抱得更紧了些。然后他就被沈折枝推开了。

    然后他就看到白景泽眼睛瞬间亮了。

    ,国师府穿着黑色铁甲的禁卫军一字排开,残垣断壁之上一片寂静无声。李盛风站在枯黑的桃树边,垂眸看着仍旧漆黑一 片未曾有半分响动的桃树,久久不语。宋国居南,暖得快,现在已经逐渐温暖了起来,京城里其他的桃树已经开始冒绿芽,看着绿莹莹一 片。唯独这株桃树没有半分响动,依然保持着大火之后的模样。李盛风时常会来看这株桃树,随行的太监宫女和禁军早已习惯,知道越是这个时候就越应该保持沉默。李盛风心情不好了便会来这里看桃树,看了这棵桃树之后心情会更加不好,一点就炸,谁也不敢去触他霉头。但是恕他们直说,那日的火烧得那么大,这株桃树无论如何也是活不下来的,李盛风不管再怎么看也没有用。话他们肯定是不敢说出来的。李盛风蹲下身来,伸出手来碰上漆黑树墩, 手指也染上了黑。

    “怎么不长呢。”李盛风看着手上的黑印,眉眼低垂。这是师尊种给他的树,一定不会死。

    他定然不能让这树死了,不管这树被烧成何样,他想保,就一定保得下来。

    等等。风眸光倏地一闪。

    他此前看这树被切开的地方烧得焦黑,一 直以为这树沈折枝是在他来之前砍的。可若是沈折枝是在他来之前砍的,那应当是对他已经没了念想。但沈折枝知他会来取他性命,却仍是在国师府里等着他,应当是对他还有一一丝希望才对。这两相一结合,显然矛盾了。唯一的解释便是沈折枝是在火烧起来后不久砍的树。意思是,沈折枝并不如他们所想象的那般一 直待在阁楼上,而是在他们放下警惕之后离开了阁楼,顺道将树砍了。也就是说.....沈折枝可能还活着。师尊,可能还活着。120瞬间**,身体发着颤, 支着剑才慢慢站了起来。少年帝王身形已变得高大,如今支着剑,佝偻着背脊却不见丝毫狼狈,反而更为摄人了些。

    他眼里闪着诡异亮光,唇角勾起一个笑来,笑得欣悦又癫狂。

    “给朕查,廿四这天是否有人出城,那些,人中可有扮相不同寻常的人。”师尊,给朕活下来。朕命你.....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