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_第九十二章:相见_聚缘书屋

第九十二章:相见

    陈长歌由禁军押解离开。经过沈折枝身边时,他像是平常一样笑了下。 身上尽是枷锁,仍不减风流,一点不见落魄。 沈折枝看了眼李盛风,再扫了圈禁军, 垂眼拿起季景之的手,又在他手上比划着。

    “今夜算是白忙活了,陈长歌会逃。”季景之拍拍沈折枝的背,道:沈折枝只得点头,认可了。陈长歌真正麻烦的地方在于他做事粗中有细, 有些行为看似大胆,让人瞬间 便能料到是他做的, 但又不能找到丝毫证据。

    今夜也是,陈长歌敢在皇城里公然动手, 若是他是真瞎,他便能将季景之杀了, 再放一把火逍遥离去,不留任何证据。罢,能定个罪也行。侍卫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搞着小动作, 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

    看衣服和脸部轮廓,这就是他们王妃没错。 912439826

    王妃一睁眼,形象气质就完全变了个模样, 若说之前是沉静,那现在便是冷得刺骨, 尽管套着一层温和,但仍不敢直视。他们心中的王妃形象轰然倒塌。他们原以为王妃是貌美病弱的瞎子, 没想到事实却是全然相反。 他们貌美病弱的王妃玩起剑来比他们还溜, 杀了这么多人,身上还未沾一滴血,在某种程度上, 比他们王爷还可怕。

    看着押解陈长歌的禁军离开,李盛风转身道: 现已夜深,难寻住处,王爷... 王妃今夜便与朕一同入宫休息罢, 皇宫总比外面安全些。”不知为何,大太监宗觉得李盛风这个“王妃” 说得咬牙切齿。 季景之看向沈折枝, 沈折枝在他手心比划了几下,稍一点头。

    这种情况下只能同意。季景之点头同意了。6210510500

    李盛风派人驾来车撵,未等多久便到了。出乎意料的,就一个车撵。意思很明显,他们三人坐一起。沈折枝看了眼李盛风, 暂时不能对他是如何想的下结论。 李盛风先上了车撵, 季景之如往常一般小心拉着沈折枝登上车撵,未有丝毫改变。沈折枝也没拂了他意,认真配合着他。车撵内的气氛降到冰点, 合途的熙熙攘攘全与车内无关。

    今日街上全是来往人流,车撵走得极慢。  街上人们不知为何突然躁动起来, 夜风吹得车帘飞起,沈折枝这才知道了为何。 开始放第二波烟花了。金黄色的烟火升上天空,之后炸成斑斓烟花, 碎光闪闪。 接二连三的烟花升上天空。

    闪着光的烟火映在沈折枝浅色瞳孔里, 看着更加绚烂。

    李盛风正想要开口,季景之握住沈折枝的手, 轻声问:

    “这个世界好看吗?”沈折枝侧过头看着他的嘴, 季景之耐心地再将话复述一遍。 沈折枝笑了下,“好看。”他们之间离得太近了, 季景之甚至可以看清他根根分明的睫毛, 看到他眼睛里的自己。

    李盛风袖下的手握紧。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这跟他记忆里的场景完全不一样。

    记忆里他才是一直盯着烟花看的人, 沈折枝会摸着他的头,问他这个世界好不好看。 ,他一直看的都是别人的烟花。父皇生辰, 皇兄生辰,还有各种祭典, 如今烟花终于为自己燃了一回, 陪他看的人却成了别人的人不应该这样。驶入大道,瞬间便快了许多。 只是从这个角度再也看不见烟花, 车内一片安静。车内三个人虽都话不多,但都懂如何与人交谈, 如此冷场,无非三人都不想说话。 待到进了宫内, 李盛风把季景之安排在了外宾住的地方, 对他说沈折枝就在隔壁, 实则却是把沈折枝带到了别的地方。宫内很安静,掌灯的宫女在前方走着, 沈折枝想要落后李盛风一步走在后边, 李盛风却主动放慢步伐和他并排走着。沈折枝提醒道:

    李盛风点头:“嗯。”

    然后就没了下文。沈折枝现在不是怀疑, 而是肯定李盛风是知道了什么。 或者想起了什么。

    这条路的目的地他再熟不过, 是到他原来在宫内居所的路。 是国师常走的路。一路明灯照亮,院落还是熟悉的模样。

    李盛风跟着一起进了内殿, 把宫女太监全都挥退了。 沈折枝道:“夜深了,陛下早些歇息。”之前吃的药药劲还没过, 他的声音仍然有些沙哑,但咬字清晰, 听的人可以听得很明白。

    这就是委婉地要李盛风走了。

    李盛风没动,反倒弯腰倒了杯茶,说: “你觉得这里如何?”

    他没用王妃相称,也不唤其他名讳, 是何意思全凭沈折枝自己猜。 沈折枝道:“这里很好。”

    李盛风装傻他也跟着装傻,只字不提当年事。。

    “只是,皇上是真该歇息了。”沈折枝道, 手抖成如此,不休息是不成的。”

    李盛风一杯茶还未斟满, 周围已经洒落出来许多。

    “若是朕说今夜在这里歇息呢?”沈折枝哑声笑道:

    李盛风缓缓闭上眼睛,再睁开,道:“折...... 师尊这是要跟我装傻装到底了。”

    这是不打算继续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