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_第六十五章婚约_聚缘书屋

第六十五章婚约

    季景之带着沈折枝上了马车。清晨雾气已经散开,马车破开晨雾,辘辘向着城外而去。狩猎场上已是人声鼎沸,男眷和女眷分开而站,众大臣在一块,时不时望向门口,表情有些焦虑。坐在主位上的季行迟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唇瓣抿成一条直线。镇南王爷到现在也还未到。

    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出现这种事情的时候气氛都会很僵硬。季行迟显然挺在意季景之,特别是这种说得,上藐视他的这种行为。或许是因为此前总有人说若不是先皇荒唐,执意将皇位传给他,不然坐在高位,上的人是谁还不一定。尽管他现在已经贵为皇上,季景之只是一一介王爷,但他人却是将他们看作一样,甚至更为畏惧季景之。

    他都已经做到了这份上,季景之仍是不将他放在眼里。眼看着已经要过了从开国时便定”下的春狩开始的时间,站在场,上的众人都有些哄闹了起来。

    “时辰差不多了,击鼓。”

    周围众人表情微动,却不多说什么,沉默着接受了。季行迟的意思很明显,这是不等镇南王爷了。

    春狩从一开始便规定皇家子弟必须到场,后来逐渐演变为皇家身份的一种象征,大臣也都以参加春狩为荣。如今季行迟如此行事,已经算是对季景之表态了。

    击鼓的侍卫不敢违抗季行迟,也知道自己不能草率行事,便一直不时看着猎场入口,站在一 群锦帽貂表的官员中间,额上已经冒出了汗珠。

    其他人也受了感染,跟着看向门口。原上野风卷着落叶而过,入口处仍是无一人来。

    击鼓的侍卫感受着时间慢慢流逝,发现季行迟眼神越发不善,不敢再耽搁, 手臂扬起。

    “咚一”

    “哒哒一一”鼓声震天响,声音传遍整个猎场,盘旋着绕上长空。

    声音刚传至入口时,太监却听得一声马蹄响,转头看去,高头大马直直向他压来,脖上红色颈绳耀眼灼目,其上车夫垂着眼看他。孔倏地睁大,他隔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赶忙行了一礼,扯着嗓子唱道:

    镇南王爷到太监的声音伴随着第二声鼓声响起,虽很快被鼓声盖过,却成功地说上注意着门边情况的人看了过来。

    他们第一眼瞧见的便是骑着马围在马车前的侍卫,那一身凶煞杀意吓得人不敢正眼瞧着。

    一看便知是镇南王的手下。季景之居然来了,时机还卡得这般巧妙,坐在主位上的季行迟面色一变,之后又别开视线,不断眨眼睛看着酒水中的倒影,水纹波动之间,酒水上的人影已然将表情恢复成了平日里的那般。

    他转过头,让跪坐在身边的妃子给他剥一-串葡萄。

    方才的怒意仿佛只是在场众人的一个错觉, 坐在主位上的那人仍然是那个笑眯眯好说话, 做事随心所欲的皇上。待马车停稳后,季景之先行下了车。

    他将马车边突兀而起的一块石头踹开,这才撩开了马车帘,将手递了进去。

    一只瓷白玉手搭在了他手上,冰凉触感激得他脑子发胀。季景之还以为这次也会像之前一 般被沈折枝直接拒绝,没想到这次居然被接受了。惊喜有点来得太快,他立在原地,脸上俊朗五官笑得莫名透着股傻气。沈折枝原本也是不想的,下个马车而已,有脚就行。

    但是等他起身时,这才发现了不对劲。

    他似乎好像大概......发烧了。

    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腿也有些软了。幸而季景之给他戴了幕篱,脸上的所有异常都隐进了白纱里,只要他不说,季景之便发现不了。

    季景之小心地握着沈折枝的手,牵着人让他慢慢下来。站在猎场上的一众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季景之背对着他们,一道头上戴了帷幕的清瘦身影轻飘飘从马车上跳下。

    白纱下是淡蓝色绸布,轻飘飘的,随着动作翩然而起,似是一朵水花陡然绽放,之后直直扑进季景之怀里。

    一众人目瞪狗呆。

    白景泽站在宋国来使专用的席位上,袖下的五指抓紧了扶手,面上仍旧是那副表情,看不出喜怒。

    一旁的胡栎和于枫没有注意到白景泽这点小动静,只是眯着眼睛瞧着那人身影,总觉得莫名熟悉。季景之接住了沈折枝,一时间淡淡松木香随着热气顿时扑进了鼻尖。

    他这才注意到怀里的人的温度有些偏高,皮肤也不像此前那样偏冷,而是暖得过了些。季景之低头轻声问道:“怎的手这么烫?沈折枝面色淡淡,丝毫不见慌张地开始狡辩:

    他刚才捂的汤婆子根本没有温度,只是他用来日常敷衍季景之的道具。季景之再盯着沈折枝看了一会儿,想到现在也不方便掀开白纱,只能暂时作罢。跑过来,不敢多看站着的两人,只问了声好,弯腰带路。季景之拉着沈折枝手后就没有放开。或许是因为从未来过这里,他发现沈折枝的方向感并不如以前那般好,就差跟他背对背走了。要不是他拽着,沈折枝或许已经跑得不见了人影。

    差点跑不见人影了的沈折枝跟在季景之身后,微微挪动了下手,之后还是放弃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