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_第七十五章小四,回家_聚缘书屋

第七十五章小四,回家

    没有惊动王府里的任何人,甚至连季景之派来守在院边的暗卫也没有任何察觉,沈折枝已经翻出了王府。

    一连出了竹桁巷,沈折枝这才捂着胸口闷咳了几声。胸腔中气血翻涌,他此刻的大脑却清醒无比,感官也比平日里敏锐了数倍,他现在站在街尾,却能够清楚听到街头树叶摩挲声。=世界瞬间便热闹了起来。夜风吹过的声音,晚睡的人翻身的声音,草丛里小猫的叫声,一切事物都在夜色里被无限放大。沈折枝朝着一个方向快速走去。他虽是看不到,但能通过耳朵认清自己在哪里,知道周围有些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完全是在凭着感觉街巷里跑着。他刚才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在陌生的,模糊的街巷里穿梭。

    月光穿透树叶,他拂开柳叶,跑向一个小山坡。14424g3

    他还能清楚地感受到梦中的自己激动的心情,仿佛前方有什么惊喜的事情在等着他,迫不及待。虽只是一个梦,他却觉得无比真实。所以他放纵了一回。

    他想要跟着自己的感觉走,知道或许有极大的可能那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境,但他仍是想要试试。

    他难得再次有了最初的想要找寻自己的感觉。左右不过再失望一次罢了。或许是意料之内的一场空,也可能是意外之喜。怎么也不会更差了。悠悠长街,黛瓦青砖,惊鸿白衣一现而过,转瞬跃进了黑暗里,消失在了墙角。沈则一坐在石座边,半曲着一条腿,右手随意搭在膝盖上,微扬下额,定定看着天,上残月。放在一旁的糖葫芦还带着老翁包的纸,外面被他用白帕又裹了一层,被保存得完好异常。明月高挂,偶尔被云雾遮住,世界暗了一瞬,之后又随着浮云的散开而又变得明亮。小四拉着他来看月亮时也是这般。道这时的月亮残缺,没什么好看的,小四却硬说是好看,拉着他来这里蹲草丛,偶尔还会被虫子咬几个包。惯来娇气的小四却忍了下来,美名其日陪兄长看月亮,被咬几口也值。沈则一知道小四想要的不是月亮,是他每次回来时都会捎上一根的糖葫芦。这种全甜却不腻的糖葫芦只有城北的老翁做得出来,偏生沈府在城南,加之小四此前溜出去在外边吃坏 了肚子,母亲便没再允许他在外边吃任何东西,唯一-的盼头便是经常跟着父亲入宫的他给捎上一-根糖葫芦。吃个糖葫芦跟做贼似的,小四却乐此不疲。平日里跟个娇气小霸王似的,他也就这个时候和犯了错事的时候会甜津津叫他兄长。沈则一知这样惯着他不好,但小四一-扯他衣袖,他就破防了。旁边这两个石头堆的座位还是他在小四的撺掇下堆的,这里已然成了两人的秘密基地。绪逐渐拉远,沈则一眉眼松动,逐渐变得平缓下来。

    一声尖细虫鸣却转瞬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猛然回过神,沈则一不自觉往身边一看,杂草丛生,苔藓密布。身边再也没有那抱着糖葫芦的小小身影。云雾遮住了月亮,亮光瞬间黯淡下来。只刚才那一声虫鸣,之后便没有任何动静。连一直不断吹拂着的晚风也像是凝固了般,没有丝毫动静。沈则一再看了眼月亮所在的位置,垂下眼来。该回去了。府里给他留了灯,应当还有几个仆役在等着他回去,若是回去晚了,他们身体也扛不住。最后看了眼被放在石头上的糖葫芦,沈则一一 手撑地,站了起来。他穿过没过半腰的草丛,向着坡下而去。

    “沙沙一”行动间,衣料与草叶摩挲,免不了发出细微的声音。至坡半腰的沈则一的动作却倏地一顿。刚才的声音,不止有他发出来的。这里还有其他人。快速转过身,手掌刚握上剑柄时,沈则一-的表情却僵在了脸上。云雾散开,月光倾洒而下,浅淡光辉映亮一方天地。夜风骤起。枯黄落叶被风卷起飞向天空,草丛也摇动着,发出一片沙沙声。

    他原本所在的位置站了一个人。

    一袭垂纱白衣和随意披在肩,上的单薄外袍挟着青丝随着夜风不住地向后扬去, 翩跹欲飞,似要乘风而去。

    他微低着头,精致五官隐进黑暗,像是在思考什么。

    “小......沈则一愣在原地,想要开口,这才发现自己喉咙干涩得厉害,硬生生连个音都发不出来。他看到了那人脸上皎白白绡。只一瞬,黃叶飞卷,那道人影消失在了原地。沈则一来不及思考,直接迈开腿向着山坡顶而去。,沈则一的心脏似是要跳出胸腔,剧烈地震颤着,走近了,草丛里蹲着一个白色人影。绣着冰蓝色莲花的衣摆铺散开来,那人伸手在草丛里摩挲着,手指迟疑着,碰上他放在石头上的糖葫芦。

    他抿着唇,表情略有些迷茫,少了冷淡之气,平添几分温驯无害。清瘦身影与记忆中的小白团子逐渐重合起来。沈则一向前一步。听见动静,转头对着沈则一的方向。

    “小四.....”

    “你是谁?”

    一低沉一清淡,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如和弦般重合到了一块,在夜风中传开了。沈则一想要上前一步,又止住了,他蹲下来,平视着沈折枝,声音颤抖,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胸腔里的心跳声掩盖住了对面的人的声音,他只顾着紧张了,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