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星际大佬她不讲武德_第95章 觉得哪里不对(第一更)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恐怖灵异 > 星际大佬她不讲武德 > 第95章 觉得哪里不对(第一更)

第95章 觉得哪里不对(第一更)

    门口的安保人员打通了小区里面一栋小楼的视频电话。

    “樊二少,那位芬太太登记的是您的亲戚,也是您让她进来的。”

    “现在外面有个人找她和芬先生,闹了半天了……”

    这安保人员把录下来的祝邦雄哭哭闹闹的视频发给了樊成心。

    樊成心的膝盖刚做了手术。

    利氏医院的医疗舱虽然昂贵无比,但樊成心为了自己的腿不成瘸子,还是咬牙用了一次。

    现在子弹都取出来了,膝盖骨头绑定了,神经也接驳了,但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复原。

    这种程度的手术,在北宸帝国不是什么难题。

    但复原的过程,还是挺难受的。

    樊成心正被膝盖的伤弄得心烦意乱。

    芬太太有个妹妹嫁到樊家,所以芬苔妮才有机会跟樊成心认识。

    芬先生看了视频,惊慌地说:“就是这个男人!跟了我们两天了!”

    “他就是那什么祝莺莺的父亲?”

    “对,应该是。”

    “家里有背景吗?”

    “没有吧,他家住在北区那个旧楼区,不是有钱人,不过……”

    芬太太这时想起了那天在利氏医院里,瞥见的两个看上去气势很不凡的男人。

    上午被惩戒署问话的时候,她也悄悄打听过。

    想了想,她还是小心翼翼对樊成心说:“不过,他们好像认识特安局的人……”

    “什么?!你不早说!”樊成心瞳仁猛地缩了起来,“他们跟特安局很熟吗?”

    “……这个,我不知道,就那天在医院,遇到了,是特安局的人带着他们去的。”

    听见这个消息,樊成心终于下了狠心。

    他先安抚芬太太和芬先生,说:“芬姨,这一次是我对不起苔妮,也对不起你们,我也不想的,你看,我也受伤了。”

    他膝盖上的枪伤不是假的,芬太太就是知道这个,才更没办法。

    她能怪谁呢?

    只能怪自己女儿运气不好。

    樊成心继续说:“我们大府郡樊家,从来不亏待自己人。你们放心,我马上给我家里打电话,今年我们樊氏服装的外包装袋生意,都给你们家。”

    芬先生一听这个,顿时搓着手,激动得站起来说:“樊二少,您是说,你们樊氏服装的所有外包装袋业务吗?”

    “想什么呢?就是木兰城这一块的。”樊成心没好气说,“我们樊氏服装畅销整个归远星,就算把所有外包装袋业务给你们那小作坊,你们接的下吗?”

    芬先生忙讨好说:“樊二少说得对!我就是问问!整个木兰城的外包装袋业务,那也很大呢!谁不知道樊氏服装,是归远星最畅销的品牌啊!”

    樊成心得意地笑了笑,说:“我要去复健了,我让人用我的私人飞行器送你们回去,免得跟那个疯子遇到。”

    这就是赶客的意思。

    芬先生和芬太太也不在意,两人赶紧告辞。

    离开了樊成心的家,芬先生的心情好多了。

    芬太太还是挺难过的,她哭着说:“……就这么算了吗?苔妮好好的,明年就要上大学了啊!”

    芬先生沉默了一会儿,小声说:“苔妮的事,我也很难过。但是人总得往前看。再说我们还有两个孩子,苔妮的死能为家里招来一笔大生意,她的弟弟妹妹也会感激她的。”

    ……

    周日深夜,在木兰城西面的豪华别墅区闹了一天的祝邦雄,醉醺醺从内城悬浮列车上下来,打算回家。

    悬浮列车刚开走,一辆旧式摩托车突然从黑暗中窜出来。

    砰!

    祝邦雄被摩托车撞得高高飞起,一直飞了四五米远才掉下来。

    他掉下来的时候,不巧一块砖头正好被人扔了过来,落在地上。

    祝邦雄的后脑勺撞在砖头上,直接头破血流。

    木兰城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

    以前这个时候,晚上最多零下十度。

    但是现在的冬夜,晚上的气温直接降到零下三十度。

    第二天早上,当大家发现祝邦雄的时候,他已经都被冻成了冰雕,死得发硬了。

    夏初见背着书包从电梯里出来,要去上学。

    一楼里,传来陈婶撕心裂肺的哭声。

    祝家门口围满了人。

    夏初见好奇,过去看了一下。

    听见邻居说:“真是造孽哦!陈婶真是命苦,女儿没了,现在丈夫也没了,让她怎么活下去?”

    夏初见眨了眨眼。

    难道是祝邦雄死了?

    她忙往前走了几步,看见陈婶大开的房门里,祝邦雄直挺挺躺在地上,跟个冰霜人一样。

    “……听说是昨晚被车撞了,肇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