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贰拾柒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贰拾柒章

第贰拾柒章

    小常在被小荷扶上的一瞬便见到了立于营帐外正同样看向自己的小怜,心下一喜,嘴角的笑容愈发浓艳。四目对视,看到小常那抹笑颜时,小怜才回过神来,心下一疼,随即跨步朝三人走来,敛眸朝金桦行礼,“殿下,您总算回来了,娘娘都担心半晌了。适才君主派来通会的太监见您不在帐中,四下问了宫人都无人知晓,随即便去禀报了君主,这会已是将营中翻了个底朝天,就怕您出个好歹,眼下便欲派人马到营外寻去。”

    金桦颔首听着,这般大动静她也是猜到了的,若非适才驻守的御卫都集合在了正营外,她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便扶着小常从偏处进了来,况自己出来时只带了小常,确未通会自己那处的宫人自己去哪。“回来时遇到了些野物耽搁了,你且去禀报父王,说本殿下已归,无需担忧。小常尚且有伤,还是快些去上药罢。”

    小怜闻言心下一紧,心知这野物可大可小,再观小常那般,连走路都需人扶,怕是甚为严重。金桦吩咐完后也不等三人行动便径直朝林杞桐的帐前走去。小常见金桦离开瞬时伸手拉上了小怜的手,轻摇着唤道,“怜姐姐快去禀告君主罢,莫要耽误了要事。”小怜闻言抬眸对上小常的灿笑,并未回答,她不是想耽搁,只是实在不放心小常这丫头。

    小荷静静的将这俩人的举动收进眼底,随即将怀里的小常扶到了小怜的手上,“你与她相熟,且带她下去上药罢,君主那处,我去禀报即可。”说完还不等俩人接话点足就朝着远处明亮的烛火去跃去。

    被留下的小怜二人见势也只好作罢,小怜小心翼翼的扶着小常朝林杞桐帐后的小帐走去,那是主子们的贴身宫人方有的地方,打杂的宫人们一般都是席地而睡的。小常半个身子的重量全都放在了小怜身处,背部的痛意早就被这时的静好替代,嘴角的笑意仍是浓烈,小常瞅着小怜紧蹙的眉宇,知晓那人定是万分担心自己的,劝慰似的开口,“怜姐姐,小常无碍,怜姐姐莫要蹙眉,甚是不好看。”

    小常说着便拂手朝小怜紧蹙的眉宇而去,冰凉的指尖带着适才残留的惊余,竟一时扰得小怜心间生疼,厉声道,“流了这般多的血,还说无碍!”她是接过小常那刻方看见那人背部浸血的破衫和那半手的血渍,此番小常玩笑似的说着无碍,又怎能让她放心。

    被突然吼住的小常一愣,随即颤颤的收回覆上小怜眉宇的手,低着头不敢说话。小怜说完才察觉自己的话着实重了,再看向怀里的人儿,心下更是心疼,“小常,适才我说话重了些,你莫多想,我实在是担心你才会一时口不择言的。”小常抬眸对上小怜带着歉意的眸子,静静的听着,“你本是我带进宫的,姑丈与姑母走的早,你又是家中的独女,你若是出了什么……唔!”

    小常快一步捂住了小怜的唇,适才的一幕尚在脑中徘徊,她不是怕死,为殿下死也并非不可,只是不想从怜姐姐口中听到那句话,“没事的,怜姐姐,真的不疼,我,小常会照顾好自己不让怜姐姐担心的。”

    小怜闻言终是叹了一口气,颔首不再说什么,俩人便这般一路再是无言的搀走着。

    彼时的金桦仍略显不安的立于林杞桐帐外,她不知待会儿要如何解释自己这后半晌去了何处。如是想着,帐内便悄然传出了萧然的声音,“阿七,你莫担心了,桦儿她功夫甚好,此番定是被何事耽搁,御卫军已是去寻了,想必少许便会有消息的。”

    林杞桐闻言并未言语,满目的忧思终是化为了重重的一声叹息。金桦闻者无意,眼眸瞬间一酸,心道自己妄自聪慧,现下还纠结那些个解释作何,阿娘只要见自己平安归来不就是最好。拂手撩起眼前的帐帘,金桦快步朝着俩人走去。

    萧然是对着帐口坐在林杞桐对面的,在看见金桦的那一刻瞬时站了起来,还未等萧然开口金桦便率先出声,“阿娘——”林杞桐闻言下意识的转头朝后看去,待那抹熟悉的红裳身影没进眼眸方放下心来,起身朝金桦走去,“回来便好,回来便好,可有受伤?”

    并未问其去了何处,作了甚,金桦心下一暖,随即扑到了林杞桐的怀里,轻柔的摇头,“未,桦儿未曾受伤,扰阿娘担忧了。”眼前不断闪过适才惊险的一幕,金桦深谙心有余悸,若是自己此番将命丢在了那豺狼腹中,那阿娘该如何?金桦不敢想。

    林杞桐满目宠溺的摸着金桦的头梢,萧然欣慰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勾上了柔情的笑。终是金桦受不住萧然那般看着自己的模样率先离开了林杞桐的怀,俯首道,“姨娘。”此番四下无旁人,金桦便随着林杞桐的亲近唤了萧然,对于这个称呼,三人都是熟识的。

    萧然闻言方才换上了那股子痞性,勾唇道,“适才我还估摸着这是哪家的小娘子呢,竟这般大了还不甚知羞的抱着自家阿娘抹鼻涕。”萧然说罢便看着金桦笑了出来,林杞桐亦然拂手轻笑。

    金桦瞬时秀脸一红,甚是恼羞成怒的驳道,“姨娘!桦儿,桦儿适才何时抹鼻涕了!”娇羞的模样不时再次逗笑了俩人,金桦说着说着亦然勾起了唇角,她极是喜欢这般感觉。

    三人玩笑的须臾,帐外便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