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伍拾捌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伍拾捌章

第伍拾捌章

    彼时,徐州城外郊一泉瀑畔,一赤白马儿正悠哉的啃着地上的杂草,因着入秋,四下的杂草已是枯黄淅零。筱瓸味同嚼蜡的露出齐整的两排白牙低首扯起一撮杂草,却是一入口便吐了出来。

    愤然的扬起马蹄退了两步,筱瓸将吐出的杂草踏了几提子,颇为厌恶。不时从腹间响起的阵阵饥饿感让筱瓸瞬时没了兴致,只得奄奄的落下马蹄,抬眸朝金桦离开的方向望去,那处依旧无任何人影出现。

    颓狈的从鼻间呼出一口浊气,自金桦入洞后,筱瓸便一直待在此处,饿了食低矮树丛中的野果,渴了便饮泉水。如此过了一两日,直到附近的野果都被食尽,筱瓸却是仍未等到金桦出现。

    好马自是少不得好生养着的,平日里的吃食亦是丰盛的很,哪能与此般相比?遂是筱瓸时下早已饿得不行。

    梭——梭梭——

    蓦地,树梢处传来一阵树叶斑驳之声,惊扰了筱瓸的注视。转头警惕似的看向那处树梢,随即,一雪团子便映入眼帘。小玲儿高傲的微眯起一只眸子朝筱瓸看去,模样甚为慵懒。

    筱瓸对上小玲儿的眸子,同样回以不屑的眼神。皆为自傲的佼佼者,双方一阵“针锋相对”过后,小玲儿方悠悠的从树梢上跃下,在筱瓸身前停了一阵,继而转身朝前走去,走了估摸三两步复转头朝筱瓸瞅了瞅,那架势自是让其跟上。

    真是匹愚蠢的马儿!

    小玲儿在心中附议着。筱瓸扬起鼻闷闷的朝小玲儿的方向呼了一口浊气,终是腹下的饥饿感占据了上风,筱瓸只得耷拉着情绪跟上小玲儿。

    ……

    破庙内,苏韵忱已是将金桦的发梳起,原本的发钗被取下,只简单的用了一根朱色发绳做结,再配上金桦一身的男儿扮相,瞬时犹如换了一个人般。

    “正值月夕,时下已是近夜,二位姑娘出庙后便是早些寻一处住所,徐州多山,夜中不甚安全,断莫行夜路,若是离开,遂待到明日天亮最佳。”女童上前行至二人跟前,模样颇为忧心忡忡。

    “多谢。”金桦开口应谢,继而道,“苏苏,在那洞中过了这些时日,既逢徐州,便是先暂做逗留,尚有一事,还需解决。”金桦想了想,自己与苏苏离开溪县到今日已是第三日,殿下无故失踪,南容简作为将军定少不得遣兵追寻的。

    可溪县一事尚且未完,便说那早些时日遣至徐州逮捕溪县逃官许常德的两名精兵,怎得说亦不该耽搁至了青灵与孙婉婉之事告结仍不见回,这不得不令人生疑。

    纵使偶然,但既是到了此处,便少不得细细查明的。

    “亦好。”苏韵忱颔首。她现下被龙族的弑兵追杀,龙宫便是回不得的。

    “有苏苏陪着,便是最好。”金桦接上苏韵忱的话,笑了笑,继而正色道,“许常德之事尚有古怪,早先遣去的两名精兵恐是性命难测。”

    “嗯。”苏韵忱复颔首,话语一贯的简。

    女童与一众乞儿听不大懂二人的对话,遂亦未开口,行乞久了,他们便惯是会察言观色的,只甚事该说,甚事不该说。

    梳发毕,苏韵忱拾步再次走到金桦身前,其后围满了一圈乞儿。乞儿们尽是惊呼金桦二人的“换容”之术。

    后二人又同一众乞儿们打听了些徐州的近日的境况,女童说的婉转,言语中却终终不离一句“入夜莫出门”。

    逢是月夕,此话却独独显得突兀。按浮佑的国礼,月夕佳节该是举家团圆之时,那时的夜市街摊该是最热闹的才对。

    金桦不解的问了句缘故,女童与一众乞儿却是不住摇头,直言不知。这话,尚是从街头市角传出的,究竟何为,无人知晓。只是近些日子,逢夜外出,便少不得出些怪异之事。

    见得不到解答,金桦索性便不再多问了。金桦复从原来的衣裳中拾了些碎银给女童,自己留了一部分,她想着若是要在徐州逗留,便少不得要寻家客栈暂住的,吃食亦需用银两。

    告别一众乞儿后,金桦二人便出了破庙。推开破庙,便是街市上大小商贩叫卖之声,来往之人源源不断,甚是繁华。

    破庙所在之地是街角最偏的一处,遂二人出来时并未引得多少人的注意。

    “苏苏可在这般街市逛过?”金桦看着络绎不绝的人群,问道。

    苏韵忱顺着金桦的目光颔首,“彼时与阿娘在凡世时常到街市上去的,虽是不及这般繁华的。”幼时的苏韵忱母女便是靠着生母零下缝制的摆件过活,每每都少不得去街市摆摊。

    “阿娘过身后,便是再没似这般来过街市了。”苏韵忱接道。

    二人脚下的步子仍在继续,金桦闻言却是一默,一时不知该怎得接。

    “哎呀,两位公子长得真俊俏。”蓦地,一阵嘈杂刺耳的妇音拦住了二人的路。妇人估摸三十有余,身材颇为丰腴,一张肉嘟嘟的脸上涂满了一层水粉,周身散发着一阵冲鼻的胭脂味。

    金桦不喜的往后退了两步,她觉得妇人身上的胭脂味甚重。苏韵忱闻言面庞的寒意瞬时低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