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伍拾玖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伍拾玖章

第伍拾玖章

    金桦闻言抬眸看向青年,只见青年将小摊处的摆件皆自划分开。金桦思索了片刻,遂笑了笑,指向了青年最后言及的那处。

    苏韵忱顺着金桦同样将目光投向了最后那处,未有言语。

    青年随即在其中拾起了一根颇为别致碧钗,端给金桦打量,“公子若是赠与心上人,便得了这碧钗罢,平日里姑娘们都喜欢得紧。”

    金桦微微低首在碧钗上观赏了一番,终是摇了摇头,拂颚。她想,苏苏平日里的发束皆是极简的,亦是甚少搭上这般亮眼的物件,不妥,甚是不妥。

    立于一侧的苏韵忱自是看不懂金桦这番思躇,只以为她所赠之人乃是心宜的男子,如是,女儿家的碧钗断是不可的。

    “可有素雅些的物件?”金桦拾手在那处摊上寻了寻。

    “素雅?”青年低声重复了一遍,继而眸光一闪,似是想起些甚般的,随即从其中拾出一条简单的木棉花腕饰。“公子瞧瞧,这个可还钟意?”青年将木棉花腕饰递与金桦。

    素雅的饰条由凤尾结所成,其中嵌着一朵晶莹剔透的木棉花,花开不败,颇有意境。只一眼,金桦便喜欢得紧,“苏苏看,可好?”金桦将那腕饰拾与苏韵忱看。

    苏苏曾说,木棉花开,棉絮纷飞,一花一相思,便是将相思飘向心上人。她想,苏苏便是她的相思。

    “甚好。”苏韵忱愣了愣,似是想起了什么,遂是颔首应了,话毕又觉突兀,而后补道,“你钟意便好。”

    自是你钟意便好!金桦在心中默复了一遍,拾手将木棉花腕饰于自己腕上简单作比,她的腕与苏韵忱是差不得多少的,嘴上边笑着道,“那便是它了。”金桦满意的从衣袖中掏出一两碎银递与青年,遂宝贝似的将那物件收起。

    “好嘞,公子慢走!”青年乐呵呵的收起那两碎银。

    待将一切打理妥,金桦复开怀的再次牵上苏韵忱的手,自然而然的往前走着,“苏苏,我们该去寻处客栈了,快快快!莫再耽搁了!”生怕苏韵忱拒绝似的,金桦便未打算给其松手的机会。

    适才亦不知是谁在耽搁?苏韵忱汗颜,倒是未做多想,对于金桦亲近的举止,她自己皆不觉,竟有着些习惯的默认。

    见苏韵忱未有拒绝自己的趋势,金桦瞬觉更为开怀,乐呵呵的攀上了苏韵忱的整条纤臂。二人间的距离瞬时又拉得更近了,连彼此周身淡淡的清香都变得异常清晰。

    金桦颇喜这般与苏韵忱的亲近,她觉得,时下就是将整个天下予她作换,她都不舍得。

    二人的步子仍在继续,她们不时驻足寻可暂居之处,不时询问过往之人。其中自是少不得将来往的姑娘少女们引得欢喜倾心的——

    “姑娘且慢。”寻了一路,除了商贩便是往来的买客,眼看街市上的人渐自收摊离去,金桦遂打算直接询问徐州的客栈怎走。

    看着扮,被唤住的姑娘该是当地哪个府邸中的丫鬟,手腕处尚挂着一个菜篮子,其内是满色的菜,显是刚买完菜欲回府的。

    如这般少女对此地必是熟悉的,少女看上去与金桦年岁无差,金桦便是看中了这点方唤住了她。

    “有……公子有何事?”原本匆匆赶路的少女一方被叫住,转身看清来人却是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金桦并未在意少女的面露娇羞,先而有礼的作了一揖方道,“叨唠姑娘,实甚失礼。在下二人今方至徐州,眼观天色渐暗,却是尚未寻着可暂居的客栈。在下观姑娘是这徐州人,遂欲向姑娘讨个暂居的客栈之所,实是冒昧。”

    “公子不必多礼。”少女早是羞红了脸,见势更连忙复回了一揖,听清来意后遂拾手指向远处,“二位公子从这处一直走,待过了这街市再往东南街去,便有一家客栈。”

    说罢,少女却是面露难色的顿了顿,“二位公子还是早些寻去为妙。”

    金桦闻言再次作揖道谢,二人颔首了然,少女见此再回了一礼,遂急匆匆的离开了。告别少女后,二人便亦不再耽搁,就现下看来,徐州甚为怪异。

    顺着二人的背影往后,远处一街角拐弯处,两双意味不明的视线逐渐在金桦二人的身上停留。苏韵忱先而察觉到不对劲,可待转头看去时,却早已没了人影,怪异得犹如从未出现般。

    “苏苏看甚?”金桦注意到了苏韵忱的动作,遂顺着苏韵忱的目光看去,除却路上愈发少的行人外,同样是无甚异样。

    苏韵忱摇了摇头,并未将此事告知金桦,一来,她尚不太确定,二来,无甚必要。“无事。”金桦闻言疑惑的眨了眨眼,却是并未多问。

    “只是觉着携金公子这俊秀郎儿模样之人一道行路,怕是该惹了不少姑娘眼热罢。”苏韵忱转眸笑着朝金桦打趣道。

    金桦闻言双耳一红,不甚好意思的将头别向了别处,嗔怪道,“苏苏尽会打趣我!”

    苏韵忱看着金桦那处染起绯色的耳根,心下更觉开怀,嘴角的笑意愈发浓。

    “再言,苏苏亦不会放任的不是?”金桦想了想,终是羞煞的将头再次转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