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陆拾壹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陆拾壹章

第陆拾壹章

    戌时一刻,徐州城破庙。

    漆黑的庙堂内,横七竖八的躺着三五个小身影,小乞儿们围着一处早已近熄的小火堆而卧,火堆不时燃裂干木发起丝丝“滋啦”声。黑暗中,和衣而卧的小五子不时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不住的砸吧着嘴,似在回味下午阿姐带回的那串冰糖葫芦。那是女童籍着替金桦二人买衣之时在街集上趁机用余下的碎银买的一串糖葫芦。

    本就不多的一串糖葫芦便是被分作了五人份,正是馋嘴年岁的小儿又怎会满足?

    啊!好饿啊~小五子终是被那馋虫勾了起来,轻声轻脚的从草堆上爬起,“咋咋”的压草声不时引起了邻睡小六子的注意。小六子年岁上较小五子要大上几月,他们非血亲,却一直如亲人般。

    “小五子?”被惊醒的小六子缓缓从草堆上支起身子,一手覆上朦胧的眼,拭了拭,朝正在女童身侧摸索着甚的小五子问道,声音已是克制的压低。

    突而被唤的小五子一惊,连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却是紧了紧掌中的那锭碎银。他知那是小六子的声音,连忙转头,蹑手蹑脚的小步摸到小六子身旁,颇有拉拢之意的拾手拦过小六子的肩,小声道,“小六子,你想吃好吃的不?”

    小六子闻言眸子一转,只觉小五子在说胡话。

    小五子见他不信,遂从衣兜里将适才从女童那处顺得的碎银拿出来,在手中掂了掂,诱惑的笑道,“你看!”小六子见碎银一惊,随即朝女童那处看去,震惊道,“你偷拿了阿姐的碎银?”

    “怎的是偷?”小五子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瘪了瘪嘴,“阿姐说了,这钱是用来给我们买好吃的,左右都是大伙儿一道的,我们与阿姐还分甚?”

    小六子闻言顿了顿,似是觉得小五子说得不是毫无道理,况阿姐确是说过,这银子明日拿来给大伙儿买好吃的,可,他心里多少总觉不妥……

    “呐,小六子,我带你去买好吃的如何?”小五子见小六子犹豫起来,遂打起了算盘,“咱去买……嗯,月糕,对,就去买月糕,今是月夕,就该吃月糕的。”小五子说的起兴,一双眸子不住的在小六子脸上打量着,就等着他应了自己。

    “月,月糕!”小六子闻这话眸子瞬间闪过一丝光,自是淡定不得了,他早早便想尝尝那月糕的味道了。

    小五子见此一笑,连忙点头,“没错,月糕,如何,与不与我一道去?”

    “现时?”小六子颤颤然的问。

    “嗯嗯,便是现时,咱早些去,早些回,多买些带与阿姐她们吃,给她们一个惊喜。”小五子说得开怀,心中满满是那美味的月糕。

    “可……”小六子顿了顿,转眸看向静卧而眠的女童,道,“可是,阿姐说过,夜间断不可出去的,说,说城内有食人的怪物。”

    “甚得怪物!”小五子驳道,“你可亲眼见过?”小六子摇了摇头,“不曾。”

    “那便是了,不过是阿姐说来骗与我们的,你怕甚!”小五子说着便颇是傲气的擦了擦鼻尖,继而低下头拉过小六子小声道,“我听闻童子尿对付那些个妖鬼最是管用了,若是真的,到时咱就朝它尿上一泡,还不得将它神魂俱灭了去!”

    小六子闻言抿了抿嘴,满腹的犹豫却终是被小五子那勾起的馋虫所打败,悻悻的点了点头,“好,我同你一道去,咱速去速回。”

    “那是自然!”小五子笑着站起来,伸手拉起小六子。

    “我,我亦想去。”蓦地,一阵细若蚊吟的声音传入了方站起的两人耳中。

    两人循声看去,是另一小乞儿,小乞儿小心翼翼的从草垛上爬起,望着两人再次说道,“你们带我一个,我不怕的。”顿了顿,继而道,“我,我亦有童子尿。”他是在小五子过来时醒来的,适才两人的对话,他皆是听到了。

    小五子闻言朝那小乞儿看去,终是点了点头。如是,三人便一同结伴出了庙,在离庙前,小五子还特地在院处那方兽台上拜了拜。

    “小五子,咱这是拜啥呢?”院中,三小乞儿同时跪地,小六子问。

    “自是拜兔儿爷。”小五子说着便朝地上磕了一个头,“咱得好好拜拜兔儿爷,让咱今年月夕可以吃得上月糕。”话过一半,小五子却不欲再说与二人听,他还想求兔儿爷保佑,保佑他们一行莫真遇上些甚,小五子默默在心中祁佑着。

    说到底不过是六七岁的孩童,丝毫不畏自是不可能的。

    “可这是蛇儿仙啊!况……”小六子说着便指了指那盘绕四方台的蛇形兽刻,低喃道,“况咱能买得月糕,不该是谢于那二位姐姐吗?拜兔儿爷作甚?”

    一旁同跪的小乞儿闻言同样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颇是赞同小六子的话。

    “皆是仙儿,不打紧不打紧。”小五子摆了摆手,驳斥道,“那亦是兔儿爷保佑让二位姐姐到此的。不想吃月糕了?快拜快拜。”小六子与小乞儿见此便不再多言,索性拜些甚都是从未有过灵验的,否则,他们亦不会如这般有上顿没下顿了。

    三人麻利的朝着那蛇形兽台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