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捌拾叁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捌拾叁章

第捌拾叁章

    不知跃步走了多远,直到身后月睿的身影不再,夜轻荷方停下步子,然而体力不支的她终是难以支撑的倒在了一处草垛处。不多时,从路边走来一背挎包裹的,模作娇美的女子,女子虽是素衣麻布,但却在常人中尤为显眼。

    女子将夜轻荷从草垛上扶起,将自己随身的水囊喂与夜轻荷,稍稍缓过的夜轻荷睁眸朝女子看去,随即谨慎的开口,“你是何人?”夜轻荷抬眸看了眼四下,“这是何处?”

    “啧,真没良心!”女子将水囊收好,看着已能坐起的夜轻荷,抬眸指着自己,对夜轻荷挑衅道,“我?自是你的救命恩人。嘁,我尚未问你是谁呢!”

    夜轻荷见此方放下戒备,忙拾手作揖,“谢姑娘搭救,在下……”夜轻荷顿了顿,转眸道,“在下名唤‘小荷’。”

    “小荷?”女子挑眉站起,见夜轻荷点了点头方指着前面的城门继续道,“此处临城。对了,我叫,萧然——”

    ……

    景瑞十六年,虎阳与临城城郊处。

    拉回思绪,夜轻荷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少女,自那次后,该是有十年了吧,彼时的稚嫩童女,已亭亭玉立了。

    月霜霜闻言微愣,却是随即一笑,“荷姐姐说甚呢!霜儿从未恨过荷姐姐,喜欢尚且来不及呢!”月霜霜说罢转眸朝陈光亮一瞪,“是不是你同荷姐姐说甚了?”

    “寨主!”彼时的领头壮汉忙跪地抱拳摇头,“是,是寨主说,不论夜姑娘逃到何处,皆要寻到,便是绑,亦要给您绑回寨的……”

    夜轻荷闻言朝月霜霜看去,月霜霜遂又朝陈光亮瞪了一眸,陈光亮见此忙住了口。“荷姐姐莫听他这话,霜儿怎会这般对荷姐姐?”月霜霜说着便拾手轻触了下夜轻荷的唇角。混蛋,竟然对荷姐姐下手这般重!看本寨主回去不好好收拾你!

    陈光亮见此又是一惊,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

    夜轻荷别开头,拉开与月霜霜的距离,她愈发看不懂月霜霜了,彼时那人下令将自己抓起的面容不断与眼前这笑颜重合,却是如何都无法相融。

    月霜霜见夜轻荷冷漠的避开,眸子瞬间冷了下来。

    “你寻我,莫不是还欲将我抓回,替月宸报仇?”夜轻荷自嘲的对上月霜霜,未料十年过去了,她还是这般不懈的欲抓自己,这般……不信自己。不知为何,夜轻荷泛起丝丝心寒。

    “夜姑娘,你误会寨主了,寨主从来皆是信你的!杀了先寨主之人,乃是月睿那老贼。”陈光亮闻言忙说,夜轻荷朝陈光亮看去。

    陈光亮见此继而道,“那日,月睿老贼追你而去后,寨主差人安置了先寨主的尸首便令小的一道紧随而去。唯恐那老贼使了阴招,伤了夜姑娘。寨主尚到,便看见了正转身凌步离去的夜姑娘,寨主遂是再次拖住了那老贼,说先寨主亡故,寨内事务繁琐,我北月寨本就不掺和朝廷之事,随夜姑娘离开便离开。”

    “那老贼为不暴露,遂应声同寨主回了寨。”陈光亮看向夜轻荷,道,“寨主早便有计划除去那老贼,只是那老贼在寨中势力繁杂,加之寨主承位尚小,人微言轻,遂只得一步步来。此般过了三年,寨主终于暗中将那老贼在寨中的几个大势力除掉,那老贼亦尽败于寨主手下。”

    夜轻荷闻言眸光微震的朝月霜霜看去,月霜霜抿了抿唇,并未说话。

    “自夜姑娘离去后,寨主便一直派我暗中追寻夜姑娘的下落,这些年来,却是一直未果。”陈光亮继续道。

    当然无果,因为那日之后,夜轻荷便以“小荷”的身份作为萧然的丫鬟一道入了宫。

    见陈光亮收声,月霜霜方抬眸看向夜轻荷,“荷姐姐,霜儿当时亦是无奈之举,我知晓彼时荷姐姐你救过陈光亮一命,遂那日特让其将你抓住,好在他当真顺了我的意让荷姐姐你逃去。”月霜霜说罢转眸看了一眼陈光亮,复继续对夜轻荷道,“霜儿,从来都是信荷姐姐的,爹爹的死,霜儿从不觉得是荷姐姐所为。”

    夜轻荷闻言微愣,“可我是……”大凉细作。没错,彼时她的身份已是寨内人尽皆知,就算十年过去了,她亦摆不掉曾经她踏入北月寨的目的是何。

    “无碍的,荷姐姐,寨内现下尽是霜儿的势力,荷姐姐随霜儿回寨吧!自爹爹走后,荷姐姐离寨,霜儿一人,便觉得寨内冷极了。”月霜霜说着复低下了头,这些年,她过的并不好,前几年,她耗尽心力为除掉月睿。

    亦好在月睿此人对自己只当是孩童般,并不知自己的心计究竟有多深。后面几年,她带着寨人忙于复兴北月寨,清除异己,寻找夜轻荷。这些年唯一支撑着她的,便是再见到夜轻荷的愿望,她知道,她已是爱上了这人。

    不论是那初见的弑杀一眼,亦是那山泉洞内的偷吻,她知道,她此生,都忘不了夜轻荷了。彼时她虽心智异于常人,但毕竟年岁尚小,只能等,现下她长大了,已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她想,她可以向夜轻荷倾诉情愫了。

    她不知夜轻荷如何看她,可她只想夜轻荷待在自己身旁,就像彼时一剑一式习武般,她亦只想待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