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捌拾肆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捌拾肆章

第捌拾肆章

    萧然籍此亦上前拉起金桦一番打量,媚笑颜开打趣道,“啧啧~”

    “阿娘,姨娘,你们莫再取笑桦儿了。桦儿此举亦是为了行走方便罢了。”金桦朝后退了退,拉开与萧然的距离,靠近苏韵忱。

    “咦,这俊俏公子是……”萧然顺着金桦朝苏韵忱看去,林杞桐同样看去,心中见金桦这般亲近苏韵忱,不免有些担心,毕竟这“男女授受不亲”的。

    金桦闻声朝苏韵忱看去,苏韵忱遂上前一步俯身作揖道,“在下苏韵忱,见过两位夫人。”

    “倒是生得俊朗,小桦儿钟意这模样的?”萧然调笑的看着苏韵忱,在林杞桐耳畔道。

    “阿然。”林杞桐闻言朝萧然睨眸,便是再好,于林杞桐心中,总是为了金桦思虑的。萧然见势忙收了声。

    苏韵忱自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俯身低着的面庞亦不觉微绯。金桦见此忙上前在林杞桐与萧然耳畔悄声道了句甚。两人瞬时一惊,林杞桐揪起的心亦落了下来,拾手扶起苏韵忱,“不必多礼,桦儿此番一路还多得苏……多得苏公子照拂。”

    “夫人客气。”苏韵忱想,两人该是知晓自己女儿身了。朝金桦看去,只见那人傻笑着挽着林杞桐的臂弯看自己,苏韵忱只得无奈的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之后,金桦在林杞桐的口中得知,她们一行三人是为寻金桦偷摸着出宫的,时下涪佑朝堂因着大凉之犯火烧眉毛,南容芤已是领兵出征,她们亦是籍着今日南容芤出征的队伍混出宫的。

    出征的队伍浩浩荡荡,带去了涪佑近半的兵力,亦耗了整个上午。遂出了宫,三人便先寻了一处餐馆作食,而那陈光亮,便是在餐馆中逢见了夜轻荷,夜轻荷见了此人遂知不好。想着萧然与林杞桐在,况时下位于临城,忙籍口欲将陈光亮一众引离。

    萧然与林杞桐自是不晓得夜轻荷之意,但亦未做多想便允她暂且离开。

    陈光亮自入店便一直细细的注意着夜轻荷,并差人快马回寨通传给月霜霜。夜轻荷一方出了店,陈光亮便领着一众壮汉追了出去。

    而夜轻荷与陈光亮一众离开餐馆不多久,月霜霜便只身到了餐馆,未见夜轻荷,却是看见了彼时通传之人口中的萧然与林杞桐,月霜霜遂与两人暂作攀谈。

    不多久,陈光亮沿路差人禀报去向的寨人将此去的踪迹告诉了月霜霜,月霜霜遂让那两寨人好生招待萧然与林杞桐,自己则凌步追了去。

    其后,便是这般了。

    “阿娘,父王他呢?如何了?”金桦尚记得,自己受金瑞所托离宫时,是离金瑞秋猎受伤未久,时下,不知金瑞身子如何了,虽道长施了救,但金桦月余在外,难免挂心。

    林杞桐闻言并未做声,只是低眸摇了摇头。

    金桦见此只当是林杞桐不愿提及金瑞,遂未再多问。心道,如此,便只能回宫再做他算了。

    月霜霜看着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夜轻荷,攥了攥拳,终是拾手拉了拉夜轻荷的衣角,“荷姐姐……”亦是欲让其同自己回寨之事,月霜霜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夜轻荷推辞的话宛若再次回荡耳畔。

    夜轻荷回眸朝月霜霜看去,终是敛了眸。

    萧然见金桦二人与林杞桐攀谈正兴,自己亦插不上甚,遂是转眸便瞧见了这遭。萧然思索了片刻,随即笑着跨步朝夜轻荷与月霜霜走去。

    “小荷。”萧然先而对夜轻荷唤了一句,遂看向月霜霜,“月姑娘。”

    两人闻声朝萧然看去,月霜霜亦悄然收回了拉着夜轻荷衣角的手。萧然尽数将两人的动作收入眼底,笑道,“小荷,你随我身旁,已有十余年了罢。”夜轻荷闻声颔了颔首,轻道,“是。”

    自那次路中搭救……

    “过得真快啊!”萧荷仰面看向天边,不知是在说她们,还是自己与林杞桐。“你走罢。”萧然笑着平视夜轻荷,夜轻荷闻言微愣,月霜霜同样不可思议的看向萧然。

    萧然继而道,“我素来知你心中有念,这些年,你随我身旁,与我……”萧然顿了顿,本欲说“与我入宫”的话陡然止住,摇了摇头,“遇见你之前,我此生所愿,便是寻到阿七,陪在她身旁。”萧然说着转眸朝正拂袖笑言的林杞桐看去。

    林杞桐似有默契般回眸与萧然对视,双双一笑。夜轻荷看着两人的对视。

    “我所求已矣。”萧然回眸复对上夜轻荷,“那么小荷,你呢?”适才在餐馆与月霜霜的攀谈,她便大抵知晓夜轻荷籍口暂离是为何事。

    月霜霜虽未告及萧然与林杞桐涉及北月寨之事,但口中皆是同夜轻荷的过往,萧然知晓,原这世上,断不止她一人,为了所念跨过千山,行过万水,数年如一日般追寻那人。彼时她断是不知月霜霜对夜轻荷的感情究是何种。

    因在她算来,十年前,这月霜霜该是方七岁吧,只是时下见及月霜霜对夜轻荷的在意,她方了然。她不想夜轻荷因着自己错过,夜轻荷遇见自己之前之事,萧然不知,亦未过问,但她同这人在一处十余年,怎不知夜轻荷的介怀,尽管她从未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