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捌拾伍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捌拾伍章

第捌拾伍章

    已是离回到北月寨过去十余天,月霜霜每日处理寨务后便匆匆赶回院落,夜轻荷仍住在彼时初见月霜霜时所居之地。不同的是,屋内添了许多物件,大大小小皆是月霜霜这些年置办的。

    月霜霜每念及夜轻荷,便会放一件,遂是这些年来,堆满了几个屋子,夜轻荷的那间,亦是后来月霜霜思及,恐夜轻荷回寨无处住,便将其内的物件都收拾了去,只留下些小物件,每日差人来打扫一遍,唯恐落灰。

    这些物件,皆是月霜霜出寨时觉得新奇好玩之物,有首饰,皮影,亦有衣裳,大小皆是按着夜轻荷的模子差人缝制的。

    “夜姑娘,这些,皆是寨主这些年特意为夜姑娘寻回的,大大小小的,皆不知堆满了几间屋呢!”彼时随月霜霜身侧的寨女见夜轻荷正手持皮影打量,不免开了口,笑道,“寨主对夜姑娘,可是用心,不论甚物,皆想着来日要带与夜姑娘。”

    夜轻荷闻声勾了勾唇,并未说甚。

    不时,处理完寨务的月霜霜便跨步朝夜轻荷的房内走来,寨女见来人随即行了一礼退下。

    “荷姐姐,霜儿处理完事便想着来寻荷姐姐习武。”月霜霜笑着拉起夜轻荷的臂弯,坐到她身旁。

    回寨的这些日子,月霜霜怕夜轻荷整日无事做,自己又不能时时陪与夜轻荷身旁解闷,遂出言让夜轻荷再教与自己些武艺。

    夜轻荷闻声放下手中的皮影,转眸朝月霜霜笑了笑,拾手覆上她的头,“走吧!”

    两人有说有笑的再次来到院后那山泉洞中,夜轻荷拾剑,月霜霜同样拾剑,一招一式,恍惚回到了十年前,那时不及自己腰间的小人儿,现下,都已是过肩了。夜轻荷拾剑收式,笑看月霜霜一脸认真的模样。

    夜轻荷拾步回到石阶,月霜霜的剑式仍在飞舞,不知不觉中,夜轻荷便觉得有些犯困了,想来该是昨夜这丫头拉着自己说到半夜方罢休的缘故罢。眸中的困意随着月霜霜疾转的剑愈发浓郁。

    待月霜霜拾剑收式,抬眸看去时,夜轻荷已是阖眸躺下。月霜霜这方想起自己昨夜的胡闹,不免心下自责,对夜轻荷便是愈发心疼。荷姐姐昨晚,该是耐着性子听我说了半宿吧,时下方这般困……

    月霜霜摇了摇头,将不好的心绪甩开,轻声轻脚的放下长剑,将身上着的长衫脱下,朝夜轻荷的身子盖去。月霜霜倚坐在夜轻荷身前,静静的打量着夜轻荷的眉眼,手中亦勾勒起了那人的睡姿。

    从眸至鼻,再至唇,三千青丝零零。月霜霜自当愈看愈欢喜,不知是困意亦是看迷,月霜霜小心翼翼的掀开长衫,拾身躺在了夜轻荷怀前。看着眼前日夜想念之人,月霜霜支首朝夜轻荷凑近,眸子盯着夜轻荷微抿的唇。

    想了想,终是移眸轻轻在夜轻荷额间落下一吻,月霜霜拾手梳起散落夜轻荷脸庞的碎发,换眸轻叹,“夜轻荷,你可知我对你是何种心思?”全然不若平日的口吻,月霜霜说罢便自嘲的笑了笑,拾身阖眸躺在夜轻荷身侧。

    直到感觉月霜霜平稳的呼吸传来,夜轻荷方缓缓睁开了眸,对着眼前那人平静的睡颜,夜轻荷不经微蹙眉宇。早在月霜霜将长衫盖于自己身上时,夜轻荷便已醒了。她本想看看月霜霜欲作何,亦是对久积自己心中的疑问以解答。

    只是夜轻荷未料到的是,月霜霜并未同那日般作出越举之事,额间的那一吻,夜轻荷本是以为月霜霜多年一人,现下自己在身旁,便将自己视作了亲人。可月霜霜后面的一句,却让夜轻荷的心沉下了大半。

    她虽未睁眼,但那般模样的月霜霜,是回寨的这些日子来,她所未见过的。那全然不若她的口吻与惆怅,不知为何,竟让夜轻荷觉得心疼。

    夜轻荷小心的拾身坐起,将身间的长衫尽数盖在了月霜霜的身上,坐在石阶处,不知在想些甚。蓦地,一个不经意的回眸,夜轻荷便在一道山泉瀑后瞥见一处暗洞。

    这是彼时未有的暗洞。夜轻荷心想,随即拾步起身,带着好奇朝那处暗洞凌步跃去。汩汩泉瀑不经意染湿夜轻荷的衣衫,夜轻荷却并未在意。

    一方入洞,洞内便只一只烛蜡微跃,再往里,便是漆黑一片。夜轻荷拾起那只烛蜡,拾步朝里,将洞壁处的烛台一一燃起。

    待暗洞布满烛光,夜轻荷方拾烛蜡朝里处的墙面看去,这一看,却让夜轻荷一惊,夜轻荷震惊的看着墙上挂着的画纸,手中的烛蜡缓缓滴下。

    彼时外处的月霜霜,一方睁眼未见夜轻荷,便焦急的四下寻了圈,却是未见。直到那处暗洞照出的光亮将月霜霜的注意吸引,月霜霜方想起甚的暗道一句,“遭了!”

    月霜霜来不及穿上长衫,凌步跨过泉瀑便朝暗洞跃去,内裳湿了大半。月霜霜看着正背对自己手执烛蜡盯着画纸静立的夜轻荷,不时抿了抿唇,快步上前拍掉夜轻荷手中的烛蜡,心疼的拾起她的指,细细吹气,“荷姐姐可疼?”

    烛蜡的油在夜轻荷手背落下两点,夜轻荷却丝毫未觉,直到月霜霜拾起自己的手,夜轻荷方低眸朝那人看去。

    月霜霜见那人未答,遂抬眸望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