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百合]保镖难撩_“她是我喜欢的人,所以……这次拜托你们了。”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都市言情 > [百合]保镖难撩 > “她是我喜欢的人,所以……这次拜托你们了。”

“她是我喜欢的人,所以……这次拜托你们了。”

    她被绑架了。

    这是夏璇清醒后的第一反应。

    黑的,到处都是黑的,没有阳光, 好像隐约有声音,还是男人的声音,稍微动了动,发现四肢被绑着好像已经僵硬了。

    突然眼前一亮,许久未见眼光眼睛被阳光刺的发疼,缓了一会才适应过来看了看四周,没有破旧不堪的仓库,也没有废气的危楼而是一处从未见过的木质房屋。

    “醒了,老板……醒了。”

    这一声大叫,让夏璇一愣,转头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走来在她面前坐了下来。

    男人看着夏璇,伸手拽下她嘴里的毛巾微笑的说道:“你好,我叫伊桑。”

    夏璇抬头看了看,别过脸没说话。

    “不哭也不闹,有意思。”伊桑笑着拿出一张照片,抬手掰过夏璇的脸:“认识吧,你的保镖。”

    夏璇看到照片上阮青穿着训练服,抬眼看了看男人。

    “她杀了我弟弟,就在这个地方。”伊桑松开夏璇,走到一旁拿过手机对着夏璇打开:“你说她要是看到这样的你,会怎么?”

    夏璇狠狠的盯着手机,始终是一句话也不说。

    南边的边境线上,一架迷彩直升机飞过,机舱里坐着的人各种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有最里面的人低头看着手机上的东西一直未说话,直到耳麦里传来一声:“准备。”所有人都收起东西放好起立,准备下飞机。

    飞机盘旋,绳索从空中落下,所有人都顺着绳索滑落,直到最后一个人落下,做了个手势示意直升机飞走,所有人快速隐蔽的进了丛林。

    这里她们最熟悉。

    “队长,队长……”后面的人跑上来小声问道:“刚刚出发前,祁连给咱们看的那段视频,里面的那女孩是你……妹妹吗?”

    “不是。”一直走路的阮青突然停了下来,看看身后的五个人,沉声道:“她是我喜欢的人,所以……这次拜托你们了。”

    后面的人皆是一愣,互相看了看,点头,这好像还是她们这位队长第一次说这样的话。

    茂密的丛林里,后面队友小声交头接耳的说话,丝毫不在意走在最前面的人能不能听到,这也是她们执行任务时最大的爱好之一。

    “哎,你们说黑桃K是怎么把人家姑娘骗到手的,我看那年纪也就才十八九岁吧,她也能下的去手。”

    五个人看了看走在最前面的阮青,其中一个抱着冲锋枪的人扶了扶帽子看了看说话的人说道:“要不你上去问问,说不定她会告诉你。”

    “又是我?我不去,上次被你们坑,害我负重五公里。”

    抱着冲锋枪的人看着笑了笑提醒道:“还有洗厕所。”

    “哎,我说你个黑桃J没事你老提这个干嘛。”

    几人抱着枪故意嘲笑道:“因为还想让你再洗一次呗。”

    “你、你们……”

    “好了好了,黑J你也是,你看你把我们黑Q气的小心一会她拿着狙击枪瞄你。”

    “就是。”

    “行了,都别说了,赶紧跟上去,不然回去了又是一顿收拾和碾压。”

    “对对对……赶紧的,我不想洗厕所,也不想被拉出去单个碾压,老K的碾压太可怕了。”

    五人一听,赶紧抱着枪快速的跟了上去,瞬间又恢复了安静。

    阮青走在最前面不是没有听到身后的话,她都是习惯了,她这些队友,平时看起来没个正经,但一旦到了关键时候,丝毫不会拖后腿,相反,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夏璇,那丫头应该没见过这种阵仗,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事,早知道这样,当初她就不该跟她提分手,原本以为是可以保护她的,却没想还是害了她,这件事是她失策了。

    在木屋里的夏璇不知道阮青已经在边境线上了,她被绑着,四周站着看守她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枪,之前没事的时候打游戏,她还跟阮青说过游戏里的枪好喜欢,皮肤也好看,她好喜欢,结果没想到却在现实中看到了,还真是世事难料。

    被关了这么久从那个男人说的话里她明白了,原来阮青当年抓捕了这个男人的弟弟,却被当场击毙,为了报仇他就绑了她,而阮青也是知道了才会选择跟她分手,她希望她安全,希望她不受伤害,所以阮青才会跟她分手。

    她怎么感觉自己就是个累赘了呢?怪不得阮青会提分手,她突然想起邢菲菲那句话,除了家世好,有个能挣钱的父亲她还有有什么?

    她啊,还真是个一无是处的千金大小姐。

    正当她低头胡思乱想之际,就听到门被“哐”的一声踢开了,门外的男人直接走到她面前将她拽了起来。

    “看来她还是真舍不得你受伤。”

    什么意思?夏璇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被拽起来的浑身都在疼。

    伊桑松手,将人摔倒地上,大声说道:“来人!把她给我看好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