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百合]保镖难撩_从哪来,从哪走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都市言情 > [百合]保镖难撩 > 从哪来,从哪走

从哪来,从哪走

    又是消毒水的味道,这味道她好久都没闻到了。

    白色的天花板,还有白的的床单被套,熟悉的味道,但是环境不一样。

    “醒了,醒了……终于醒了。”

    是小妈的声音,夏璇眨了眨眼转头看向一旁张了张嘴声音却是有些嘶哑的:“小妈,这是哪里?”

    “医院啊,不过是在军医院。”宋韵看着醒来的夏璇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轻声道:“吓坏了吧,都睡了三天了,你爸爸刚走。”

    “三天……”夏璇嘀咕了了一下,却发现自己胸前的胳膊上裹着纱布。

    宋韵看到夏璇的眼神,知道她在想什么,安慰道:“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别担心。”

    夏璇点点头,看向窗外,过了许久轻声道:“小妈,我饿了。”

    宋韵一听, 笑着说道:“我下去给你买点吃的。”

    “嗯。”

    宋韵拿着手机出了门,她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可看到夏璇还没提,她也没说。

    听到关门声,夏璇撑着身子坐起来下了床走到窗边望着外面,病房下面的院子里有一颗巨大榕树,看起来就像个绿的云,三三两两穿着病号服的人住在下面说话,乘凉。

    看了一会,又回到病床上,刚躺下就听到敲门声,接着门被推开,一个名护士手里端着药盘走进来。

    夏璇看着护士,主动的伸出手。

    从来没见过这么主动打针病人,护士拿着针在手背上扎上之后,端着酒离开了。夏璇愣愣的看着管子里的药水一滴滴的机内自己的的身体里。

    宋韵带着饭回来进门看到夏璇手背上插着针,另一个胳膊上还裹着纱布,放下袋子说道:“我喂你吃吧。”

    “不用,我一会打完了针了再吃。”

    宋韵笑笑:“好,那我在这陪你,刚给你爸打了电话,他说他一会就来。”

    “不用陪我,我没事的。”

    宋韵看看夏璇,她知道现在夏璇只想一个人待着,便没再坚持,只是说道:“你手机坏了,一会我给你重新买一部,要什么牌子?”

    “跟以前一样吧。”

    “好。”宋韵起身,提起包看了看夏璇道:“那我先走了。”

    夏璇点点头,看着宋韵出了。

    宋韵走后夏璇就靠在病床上发愣,没一会就听到敲门声,她以为是宋韵又回来了,回过神发现不是,看着走进来的人,她也没有多激动,只是看着。

    以前知道阮青当兵的时候,她就在想那套军装穿在阮青身上肯定特别好看,因为阮青长的好看,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看到,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看到,跟她想象中的一样,一样的好看。

    “我听说你醒了,过来看看你,”阮青走到病床边上坐下,摘掉帽子放在一旁。

    夏璇别过头,不去理会。

    看着夏璇沉默的样子,阮青有些心疼,伸手想去拉她的手,却被夏璇躲开了:“还疼吗?”

    夏璇闭了闭眼,轻声道:“不疼了, 谢谢。”

    阮青手紧了紧,看到桌上放着饭菜,起身摸了摸端到夏璇面前:“趁热吃,一会凉了不好吃。”

    夏璇往后躲了躲:“不太想吃。”

    “听话,你睡的这几天都是在打营养针再过,再不吃扛不住的。”

    夏璇听到阮青的语气,有点恍惚,她们不是分手了吗?为什么为她这么好。

    “怎么了?”

    夏璇深出了一口气,无力的靠在病床上说道:“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不用对我这么好,也不必对我因为你被绑架有愧疚,因为你也救了我。”

    “对不起,其实我想……”

    “不用说对不起。”夏璇打断阮青的话,轻声道:“对你来说我本来就是累赘,会给你添麻烦,被绑的时候我就在想了,其实我那么讨厌邢菲菲,但她有句话是说对了,我真是的一无是处,你跟我分手对你也好,不会有人再拿我来威胁你了,你也不会各种担心了,所以我不会恨你,反而很感谢你,让我曾经豁出一切的喜欢过,谢谢。”

    阮青没想到夏璇会这么想,对她来说,夏璇从来都不是累赘,也不是负担,她原本以为这样能保护的了她,却不想会给她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其他她早就后悔了,在说出去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她想跟她道歉,想跟她说她错了,请她原谅,以后再也不会放开她的手了,可一切好像并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

    对于夏璇,她发现她做不到那么那么自信。

    良久,阮青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起身按了墙上铃,外面的护士没一会进了病房将空的药瓶拔下来,换了药瓶又离开了。

    看着换好的药瓶,夏璇躺好,轻声道:“我累了。”

    阮青看着将被子拉好说道:"我陪你,等你打完针我再走。"

    “不用,一会我会按铃的。”

    “没事,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