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百合]保镖难撩_我来接你回家,我的公主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都市言情 > [百合]保镖难撩 > 我来接你回家,我的公主

我来接你回家,我的公主

    别人对象做错事道歉都是送首饰包包之类的东西,而阮青送的却是一枚弹壳。夏璇盯着手里的弹壳有些不知该怎么处理,最后只能拿出放臂章的盒子将弹壳放进去,她有时在想她到底看上阮青什么了,没情趣又不讨人欢心,还干着一份危险的工作,思来想去半天,她最后觉得可能是人品吧,毕竟当兵的。

    阮青来不了,夏璇就每天都发信息,有时候心情不好,就发表情,还将自己的头像做成搞怪的头像给过去,基本保持每天都会发的状态。

    打开微信开看到任彤彤发来的视频,接起来才看到她去了建了一半的民宿里,旁边还搭着一架秋千。

    “哪来的秋千?我记得我设计里没有秋千的。”夏璇看着视频里的跟她建的民宿格格不入的秋千问道。

    “我买的,好看吗?”任彤彤笑着说道:“三万多呢。”

    夏璇笑了一声说道:“放哪呢?”

    “我房间啊,位置我都挑选好了,专属我一个人的。”

    “你还打算常住呀。”

    “不常住,但必须是我的专属房间,就这么定了。”

    夏璇一听笑了起来说道:“行,谁让你出力最多呢。”

    “那必须的。”任彤彤笑着看着手机视频里的夏璇歪头说道:“之前看你还蔫不拉几,提不起精神,怎么今天心情这么好?难不成医院里有艳遇?”

    “没有。”夏璇抿嘴笑笑,看着任彤彤说道:“我两和好了。”

    “啊?什、什么……和好?”任彤彤有些不信。

    夏璇点头道:“嗯。”

    任彤彤听着点头:“那怪你这两天看起来气色不错,她人呢?”

    “出差,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夏璇觉得阮青每次执行任务就像出差,只是这个出差比较危险。

    “我能说什么呀,反正我知道给你介绍谁你都看不上眼,你眼里就只能容得下她。”任彤彤撇嘴道:“刚和好就不在,她也能安心走。”

    夏璇嘿嘿笑着也不多解释。

    “反正我也看出来了,你这么能作能闹的,除了你爸和你小妈,也就只有她能惯着你了。”

    “那是她愿意,我这么好,她不惯着我惯着谁?”夏璇笑着挑挑眉说道:“给你看样东西。”说和拉开抽屉将盒子拿开取出里面对着摄像头。

    “什么呀?”任彤彤有些嫌弃。

    夏璇拿着臂章挥了挥说道:“这是她的臂章专门送我的,全世界独一无二。”

    “那子弹壳呢?也是独一无二?”

    “这个……”夏璇拿起子弹壳看了看,说道:“我也不知道她为啥送我这个?”

    任彤彤摇头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说道:“你看看你看看,送的这都是什么呀,还不如别送呢。”

    “我又不是买不起,干嘛让她送,再说了,就她的身份往那一摆,比任何东西都值钱。”

    任彤彤附和的点头,打趣的说道:“对对对,你说的对,以后你们要是结婚了,你是不是就是军嫂了,那我是不是也顺带沾光了,说出去好歹也是军人家属的朋友。”

    夏璇听着捂嘴笑了起来说道:“我是不是最漂亮的军嫂?”

    “是是是,不光你好看,就连你家那位也是最美的。”

    “那必须的。”她家小姐姐,本来就是最好的,十项全能,那可不是说说而已那么简单。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还有你自己看看你那一脸值钱的笑,她知道吗?”任彤彤笑着瞪了一眼,问道:“你啥时候出院,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我都不让老夏和我小妈来。”

    “那行,你出院了,咱们再约。”

    “好。”夏璇挂了电话,拿着盒子看了看,想起阮青穿着一身军装站在她面前的样子。

    她的小姐姐,就该是一幅自信盎然的样子。

    /

    “小姐姐,我今天可以出院了回家啦。”

    夏璇拿着手机点开阮青的头像发了一条语音,开心的收起手机去办理出院手续。等办理好所有东西,回到病房才收拾东西,她没有让人来接她,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亲自做的。

    换掉身上的病号服,穿上自己平常的衣服,夏璇站在镜子前找照了照,胳膊上的伤疤十分的扎眼,但夏璇没有嫌弃,反而看着笑了笑满意的出了卫生间,检查了一边东西,确定没有遗漏的,她才拎着包出了病房门。

    医院的住院部是单独的,一出门走几步都能直接看到马上,车子也能看到住院部的大门口,为的就是方便接送病人。夏璇拎着包从八楼下来,刚出大厅大门,一抬头就愣住了。

    夏璇以为自己看错了,错愕的睁大眼眼睛看着站在离自己不远处阳光下的人,一身绿色军装,只是晒的比之前小麦色还要再深一个色了,以前的能扎起来的马尾也剪到了脖子处,别在耳后。

    阮青看到夏璇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