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百合]保镖难撩_亲家,这小子是你们家的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都市言情 > [百合]保镖难撩 > 亲家,这小子是你们家的

亲家,这小子是你们家的

    决定要孩子之后,夏璇就开始咨询起来,国内的国外的都有,选了半天最终选了国外的一家医院,约了好了时间夏璇和阮青一起过去,在一系列检查、打针、选精、取卵、移植中第一次手术完成了,中间阮青不能全程陪伴,只能先回国了,夏璇自己一个人在医院里独自完成所有的检查和手术。

    在来来回回的折腾下了,夏璇终于算是成功的怀孕了,知道这个消息后所有人都高兴的不行,唯独阮青不知道,夏璇不让告诉她,说是害怕阮青执行任的时候分神,等阮青执行任回来,已经是三个半月后。

    回到家里,看到许久未见一直都不肯来的母亲竟然在家里,阮青看到自己的母亲有些楞,但也没说什么,只是没像以前那样听到夏璇的声音。

    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阮青看着在客厅叠衣服的母亲问道:“妈,夏璇呢怎么没看到。”

    “她去医院了,一会就回来。”

    “去医院?她怎么了?”

    阮青母亲一愣,想了什么,放下手里的衣服说道:“她怀孕了,你在忙,没跟你说。”

    “什么?”阮青第一次被自己母亲的话惊到,转身就朝门外走,刚到门口就听到开门声,门一打开就看到夏璇穿着休闲连衣裙,舒服的平底靴站在门口。

    夏璇推开门看到看门站着人愣了还半天,忽然意识到什么,笑着说道:“你回来了。”

    阮青先是看夏璇的肚子,然后才是上前小心翼翼的抱着她:“怎么都不告诉我?”

    夏璇轻手拍了怕阮青的背说道:“你这不是知道了么。”

    “对不起,这段时间没在你身边陪着你。”

    夏璇轻声笑了笑,说道:“没事,我刚刚去检查了,你要看吗?”

    “嗯。”

    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检查,此刻阮青真是的感慨万千,她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害怕,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夏璇坐在一旁拉过阮青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摸了摸轻声道:“喜欢吗?这个是你的孩子。”

    “我的?”阮青有些惊讶。

    “对啊,你的卵子,成功了。”

    阮青更是震惊了,低头看着夏璇的肚子发呆。

    厨房里端着鸡汤出来的阮母看到阮青手搭在夏璇肚子上,赶紧上前放下碗,伸手打掉阮青的手说道:“你个手没轻没重的摸什么摸。”

    夏璇笑着了说道:“妈,没事的。”

    “那也不行,前三个月最关键了。”说着端着鸡汤递到夏璇手里:“刚熬的,快喝。”

    夏璇端着碗看了看,喝掉碗里的鸡汤,将碗递过去:“妈,你休息一会吧。”

    “好,我弄完手里的事就休息。”阮母说着看看阮青说道:“回来就多陪陪璇丫头。”

    阮青听着点点头:“知道了。”

    看着阮母去了厨房,夏璇准备起身去休息,行抬屁股旁边的阮青比她还快的站了起来。

    “怎、怎么了?”

    “我看你要起来。”

    夏璇笑了笑,说道:“我就是想去卧室睡一会。”

    “我陪你。”

    “好吧。”夏璇笑着拉住阮青的手去了卧室。

    许久没回来,阮青发现卧室的床头多了一些零食,都是一些以前夏璇不爱吃的。

    “给你吃一个,我现在特别爱吃这个,也不知道为啥。”夏璇抱着袋子拿出一个话梅喂到阮青嘴里:“好吃吗?”

    阮青咬了一口,吐了出来皱着眉头。

    “怎么了?不好吃吗?”夏璇一边往嘴里塞着一边问道。

    “你……不酸吗?”

    夏璇摇头:“不呀,我很爱吃的。”

    阮青看着夏璇一口接一口的吃,感觉自己嘴里都酸了。

    吃了一会夏璇就躺在阮青怀里撒娇耍赖的说道:“你一会能不能去跟妈说别再给我喂鸡汤了,我这才怀孕,都胖了好多,现在称都不敢上,还有那些买的衣服,我都扣不上了。”

    阮青听着有些无奈,她也没办法呀,她该怎么说。

    “你知道吗?我跟妈聊天的时候听到她让人在老家养了20多只母鸡,说是专门给我养来吃的,我做梦都是公鸡追着我跑,说是我把他们老婆吃了,还有我爸更恐怖,三天两头的给我吃一堆营养品,这么早就开始给我找什么月嫂和营养师了,我都快烦死了。”

    “大家都很关心你。”

    夏璇叹了口气解着阮青领口的扣子说道:“你说20只鸡吃完我会不会都胖的不认识了。”

    “有可能。”阮青拉住夏璇得手放在嘴边亲了亲说道:“以后有事一定要跟我说。”

    “哎呀,我这次是没告诉你,还不是怕你担心嘛,再说了你现在回来了是不是就知道了。”

    阮青听着伸手刮了刮夏璇的鼻头。

    “痒……”夏璇摸着鼻头看着阮青软声道:“你那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