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_第五十六章掉马甲折枝,给朕活下来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 > 第五十六章掉马甲折枝,给朕活下来

第五十六章掉马甲折枝,给朕活下来

    “大人,你还活着。

    白景泽的声音在耳边炸响,沈折枝甚至能感受到他正在震颤着的胸腔。

    眉头微蹙,沈折枝心里的怪异越发明显,将别在耳后的面具又重新拉过来盖在了脸上,拍掉了白景泽握着他手腕的手。410133102

    白景泽到底是在说谁?这话是对着他说的还是因为喝醉了意识不清说出来的?

    白景泽似是知道沈折枝心中所想,适时又低声说道:

    “大人,我没醉,我知你是谁。”

    他将头抵在了沈折枝肩膀上,发丝弄得沈折枝脖子有些发痒。沈折枝觉得难受,正欲推开他时,忽然察觉到肩膀上有了湿意。

    “大人,不要推开我。”

    ...不要再离开我了。”821573273

    白景泽声音哽咽,在朝堂上的果决冷静模样全然不见,像一个失了路的迷途旅人找着了家般,再也绷不住自己的情绪。尽管沈折枝的模样与此前他自己形容的完全不符,也有意控制着从未在他面前说过一句话一 哪怕只是出个声,但他也可以认出来这就是沈折枝。他跟在沈折枝身边这么多年,看着他的背影看了这么多年。他将他的身影牢牢地记在了脑海里,记得他的每一个小动作,记得他身上的味道。

    他就知道,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会这么轻易的便被李盛风杀死了。他果然还活着。沈折枝动作僵硬。这是第一次有大男人在他面前哭。次面对这种事情,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敢随意出声。万一白景泽说的不是他,主动出声就全都暴露了。

    “沈大人,不要装作不认识我好不好。”沈折枝一哽。

    白景泽果然还是发现了,是他大意了。若是刚才他没有走神,在白景泽靠近的时候便发现了他,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只要白景泽找不到他,就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他是国师,只待等时间慢慢过去,他们自会忘了他,也不会纠结他到底死没死的事

    情了。国师当得不讨人喜欢,用不了几年便没人记着他了。只是没想到,白景泽还真心实意记着他。若是白景泽现在是拿剑要刺他,他大可以直接挑回去,丝毫没在怕的。可他偏偏是朝他哭。沈折枝上得朝堂战得了沙场,但就是不知道如何应对别人哭。

    他也不想再跟过去的自己扯上什么关系。微凉晚风吹过,湖面泛起阵阵涟漪。6154514064

    白景泽哭得压抑,沈折枝也被他抱得有些累了。

    一声飘渺的叹息自晚风中散开。

    “莫哭了。”沈折枝将面具别至耳后,顺便拍了拍白景泽,示意他将手松开点,让他靠在柱子上休息下。身体僵得有些久了,腰不舒服,这道声音极其轻淡,还有些哑,却让白景泽结结实实地愣住了。

    他抬起头来,已经红了一片的眼睛看向近在咫尺的沈折枝。

    的确是.....是国师大人的声音。红薄唇微弯,沈折枝慢慢靠在了亭柱上,扬起下巴微微活动着略有些僵硬的脖颈,又轻声道:

    “堂堂当朝丞相,哭成这番模样成何体统。”

    他仍然是那副懒洋洋又有些偏冷的语调,与过往-般无二。

    “大人莫怪,只这一次便好。”

    白景泽的声音闷得慌,他抬起头来,却陡然对上一张精致玉面,看着沈折枝近在咫尺的精巧鼻梁和血凝脂般的双唇,一时间有些恍惚。沈折枝从未在人前摘下过面具,没想到面具下居然是这幅模样。这与他人说的沈折枝也亲口承认了的脸被烧伤了的传闻完全不一一样。此前宫里有宫女在谣传说沈折枝长得清绝出尘,他们大多把此判为了谣言,却不料说的是真的。

    “可抱够了?”沈折枝一拍白景泽额头, ”抱够了就起开。”

    白景泽也知自己逾矩了, 但感受着怀中温暖的触感,他怎么,也舍不得撒手。这是活生生的,还有体温的沈折枝。

    他不管沈折枝是如何到齐国的,也不管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只要活着更好。只要沈折枝还活着便好。

    他不能再次失去他了。

    “放开。”晚风急掠。

    一道低沉男声横插在两人中间,白景泽手一顿,沈折枝听了这声音,眉梢微扬, 表情瞬间变得说不出的复杂。季景之为什么要在这种奇奇怪怪的时候出现7不对,应该是今天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季景之站在不远处,眼睁睁看着沈折枝被其他男子抱在怀里,无力地靠在亭柱上。他此前见沈折枝出了宫宴,终究是有些担心,还是跟着出来了。结果就看到了这样的场面。

    他刚看到两人时,沈折枝正好在说。看他那个男人不仅没有放开,甚至还抱得更紧一些。沈折枝无力反抗,只能拍那个男人的额头以示拒绝。幸而他出来了,不然沈折枝就真的被人欺负了去。

    白景泽侧头,看到高大的男人逆光站在栈桥处,手腕间已经现出了一丝冷光。季景之已经将剑拔出了剑鞘。沈折枝虽然看不到,但也听到了长剑出鞘的声音,他拍了拍白景泽的手臂,轻声道:“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