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_第七十六章身世之谜解开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反派国师貌美如花[穿书] > 第七十六章身世之谜解开

第七十六章身世之谜解开

    白绡被蹭得滑落,陡然变秀的光线刺得沈折枝睁不开眼睛。

    他将沈则一往一边推开了,伸手重新将白绡绑上。

    眼尾泪痣一闪而过,沈则一还未看清,沈折枝就已经将白绡绑好了,之后手指藏进衣袖,遮了个严严实实。一的声音带着微不可察的颤抖,他问道:

    “你.....看不见?”沈折枝摇头。沈则一仿佛一瞬间失了力气,跌坐回原地。

    沈折枝捂着胸口闷咳了两声,

    “虽不知沈公子发生了何事,但你应当是认错人了。”

    沈折枝微理衣袖,撑着地慢慢站了起来,将披风还给沈则一,道:“回去晚了约莫有人担心,我先走了,大咳.....咳咳,沈公子也早些回去罢。”沈则一抬头看着沈折枝,看着他越过他,穿过草丛逐渐走远。熄。

    天”

    身后传来动静,沈折枝回头。沈则一拉住了他衣袖。

    “将这个拿着罢。”

    一串包裹着的糖葫芦被塞进了他手里。

    沈折枝手指微敛,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将其收下了。

    “已去之事,不必再忆。已逝之人,思追勿念。”

    “沈公子,早些回去罢,”沈折枝转过身,侧身背对着沈则一,笑着道,“多谢糖葫芦了。沈则一没有回话,也没说是否赞同,只目送着沈折枝渐行渐远。

    这次是真的走了。夜幕沉沉,天地一片空寂,沈则一在茫茫野草中站了一阵,之后想到府中仆役,简单收拾了下,也沿着来路回府。

    今日一别,他不怕再也看不见折枝。

    既是知道了他住在镇南王府里,那便有再见之日。

    在此之前,他还得查清一些东西。

    他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想, 今晚意外见得折枝,这才让想法更加坚定了些。

    -若说折枝半夜专跑来这荒郊野岭散步,他自是不信的。

    同样的地点,相似的五官。

    小四还活着,

    他定然还活着。

    他没有足够的证据,单凭这点可以说为是巧合的事情不足以支撑他定下这个结论,但是沈则一就是觉得,他的小四还活着。

    只是,若小四还活着,那此前他落崖又消失的事情,那便需要细细推敲了。 沈则一从前日便开始赶路,一直到今晚也未能休息片刻,但他非但不觉得劳累,反而更为精神了些,脑中思绪纷飞,从一开始便察觉到的点点疑窦逐渐连成一条明晰的线。821573273

    在将事情告诉母亲,接回小四前,他须得将一 些杂事处理了。沈折枝没有惊动任何人,又溜回了院子,从一开始的窗户钻进了屋里。

    身上衣服染上了寒露,被浸润了一片,沈折枝进了屋后便将其换了下来,换了身估摸着挺朴素的内衫和一件外袍,将屋里的蜡烛点上了。烛火微摇。沈折枝又坐回了此前害得他染。上风寒的书桌前,只是这次没有开窗,没有那般冷。沈折枝将季景之此前给他准备的墨石取出,在一 众纸堆里慢慢摸索着,终于找到一种常用来写信的纸张。

    他缓缓地磨着墨,深色液墨流至砚池,浅浅盖了一层。

    姿态行云流水,说不出的赏心悦目。觉着墨水应当够了,沈折枝揽过衣袖,将墨石收好,在桌上摸索着,拿起随意一支毛笔。

    雪白宣纸上现了两个笔走游龙的字迹。敬启

    他想写一封信,但开了头,却不知道该写给谁。

    正如自己不知自己在这世上苟延残喘有任何意义, 一般,他也不知道这封信写来有何作用。

    他只是单纯想要写些什么。关于自己,关于自己所遇到的人和事。6154514064

    他想要留下些什么,又发现自己留下的东西也毫无意义。

    原本激荡在胸腔中的莫名情感已经冷却,沈折枝冷静下来,撩开一指窗棂,感受着冷风吹在脸上的感觉,另一只手则是将笔放下,拿起放在一边的糖葫芦,用手指戳了戳被包裹住的糖衣。

    春雨自半夜而来,笼罩了整个都城。

    等到人们自清晨醒来时,发现院里的花已经从枝丫上长出,粉粉白白一片。

    绕过院外的小水宕,丫鬟进了院里, 发现沈折枝已经在院里坐着了。

    他穿着件天青色的衣裳,和满室翠绿映衬着,温润清淡。

    “先生又起这么早。”

    丫鬟见沈折枝虽穿戴整齐,但头发仍旧披散着,自觉进了屋里拿过发梳,想要给他简单梳个发。

    “王爷现在可起了?”

    头发,答道:“起了,我过来时刚瞧见了王爷穿戴整齐,应当是出府去了。”

    出府了?沈折枝慢慢倚在石桌上,衣袖沾染上些露水也未曾在意。

    她原本想要直接扔了,又一想到先生平日里不喜别人动他东西,加之那串糖葫芦还用布裹了,应当极为珍惜,她就不敢动了。41C

    沈折枝摇头:“不用,放在那